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10-09 21:34:04

追上了,很关键的请假

1.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当年老人家的祖宅就在桃叶巷的尾巴上,离着福禄街不远,当然对于那时候的红棉袄小姑娘来说,小镇就没有远的地方,去神仙坟找蟋蟀、纺织娘,去老瓷山吭哧吭哧捡碎片,去龙尾溪抓鱼虾、螃蟹,去某家某户大门看那高高挂的镜子,去骑龙巷跳台阶,远远就能闻着桃花糕的香味,听哪家突然有了一窝燕子叽叽喳喳得特别大声。
······
顾璨如今回想起来,当年那些落了地的桃花桃叶桃枝,应该拢一拢藏好的。


第181章 不值得
李囘希圣回到自己院子,院内有一座各色鹅卵石堆砌起来的小水池。
李囘希圣蹲在水池旁边,低头望着清澈的池水,里头就有那尾金色过山鲫,摇头摆尾,逍遥忘忧。
很难想象,这座有模有样的水池,全是李宝瓶一个人的功劳,小姑娘每次偷溜出门,大多会去龙须溪那边捡取石头,日积月累,几块几块往家里搬,后来有天李宝瓶突发奇想,看着角落堆积成山的石头,就要给大哥打造出一座可以养鱼养螃蟹的水池,李囘希圣对此阻拦不成,只好帮着出谋划策,但是从头到尾,干活全是李宝瓶一个人,李囘希圣这个大哥想帮忙,她还死活不乐意。
李囘希圣看见一块青石板底下,有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笑眯眯道:“你们两个,好好相处,不许打架。”


第65章 珠子
刘灞桥也不管陈平安烦不烦,自顾自说起了小镇那边的趣闻趣事,说那谁谁谁得了一份让人眼红的机缘,竟然把锁龙井的整条铁链子拽出了深井;还有某某逛了几天也没找着机缘,结果最后在一条破败小巷,就那么随意抬头一看,结果发现大门顶上的墙壁,镶嵌着一把青铜小镜,那人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爬梯子上去一看,乖乖,竟是照妖镜里的老祖囘宗,云雷连弧纹,篆刻有八个小字,‘日月之光,天下大明’,那兄弟高兴得站在梯子上就嚎啕大哭起来;还有海潮铁骑出身的一位千金小姐,因祸得福,认识了观湖书院的崔公子,两人一见如故……



(长大后才发现,原来真的遍地是宝)

2.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不过即便如此,老人依旧由衷喜欢这个晚辈,有些孩子,总是长辈缘特别好,福禄街的小宝瓶,还有那个曾经担任齐先生书童的赵繇,其实都是这类孩子。


第32章 桃叶
桃叶巷的桃叶郁郁,尚无桃花。
老人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跨过门槛,走下台阶,走向最近的一棵桃树,站在树底下,老人伤感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真的是再也见不到啦。”
老人回望一眼自己宅子,呢喃道:“小镇的得天独厚,本就不合大道,当初被圣人们硬生生改天换地,享受了整整三千年大气运,历代走出小镇之人,多在整个东宝瓶洲开枝散叶,可是老天爷何等精明,所以是时候来秋后算账、跟咱们收取报酬喽。你们这些孩子,不赶紧离开这里,难道跟随我们这些本就破碎不堪的老朽旧瓷,一起等死吗?要知道,死分大小,咱们小镇几千口人,这一死,是大死啊,连来生也没了。”
“所以啊,如今趁着老天爷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能多走一人是一人。”
老人伸出干枯手掌,扶住桃枝,“有心人有心人,希望真能天不负吧。”
不知何时,读书少年郎赵繇的奶奶,拄着拐杖的老妪已经走近这边,“都快入土的老头子了,还这般天真,如老娘们涂抹胭脂,真是尤其面目可憎。这场灭顶之灾,是你那点好心肠就能改变丝毫的?”
老人眼神有些恍惚,看着同样满头雪白的老妪,莫名其妙说了一句,“你来了啊。”
老妪先是一愣,然后立即恼羞成怒,一拐杖就打过去,“老不羞的贼胚子,一大把年纪了,还敢嘴花花?!”
拐杖雨点般落在身上,老人只得落荒而逃,不过哈哈大笑。
老妪站在桃树下,犹然气恼不已,后悔自己不该心软,鬼使神差走这趟桃叶巷。



(老爷子,是赵繇有长辈缘,还是你和赵繇长辈有缘?)

3.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老人姓魏名本源,是昔年小镇四族十姓之一的魏氏老家主,骊珠洞天破碎下坠之前,与外边有过书信往来,当时的送信人,就是个眼神清澈的草鞋少年,魏本源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记忆深刻,果不其然,那陋巷少年长大后,这还没到二囘十囘年,如今已经闯下偌大一份家业,还成了宝瓶丫头的小师叔,缘分一物,妙不可言。


第3章 日出
之后少年的送信过程,也是这般平淡无奇,桃叶巷街角有户名声不显的人家,开门的是个慈眉善目的矮小老人,收起信后,笑着说了句:“小伙子,辛苦了。要不要进来歇歇,喝口热水?”
少年腼腆笑了笑,摇摇头,跑着离去。
老人将那封家书轻轻放入袖子,没有着急回去宅院,抬头望向远方,视线浑浊。
最后视线,由高到低,由远及近,凝视着街道两旁的桃树,貌似老朽昏聩的老人,这才挤出一丝笑意。
老人转身离去。


第32章 桃叶
六封信,福禄街那边的卢李赵宋四大姓,各有一封,还有两封在桃叶巷,其中一封很凑巧,还是先前那位和蔼老人的家书,更巧的是开门收信的人,还是老人,看到是陈平安后,老人认出了草鞋少年,就玩笑道:“孩子,真的不进来喝口水?”
陈平安腼腆一笑,摇摇头。
老人没有觉得意外,只是从袖子摸出一把铜钱,递给陈平安,笑呵呵解释道:“今天家里有好事,这点喜钱,见者有份,图个吉利而已,不多,就十几文钱,所以你就放心拿着吧。”
陈平安这才接过铜钱,笑道:“谢谢魏爷爷!”
老人点点头,突然说道:“孩子,最近啊,没事的时候,可以经常去槐树底下坐坐,见到地上有槐叶、槐枝啊什么的,就拿回家去放着,能够防蚁虫蜈蚣的,多好,还不用你花钱。”
陈平安在台阶下,向老人鞠躬致谢。
老人欣微笑着,“去吧去吧,一年之计在于春,少年多活动筋骨,肯定是好事。”


(两次送信)

4.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魏本源与李宝瓶那个元婴境界的爷爷一样,都是早年小镇极为稀少的修道之人,不过李宝瓶爷爷偏符箓一道,造诣极高,只是不知为何,婉拒了宋氏先帝的招徕,没有成为大骊朝廷供奉。魏本源则擅长炼丹,早早就离开了家乡,魏氏除了祖宅留在小镇闲置着,魏氏子弟也都去往各地开枝散叶,魏家风水不错,子孙品性、资质都还不错,读书种子,修道胚子,都有。


第471章 听说你要问剑
还有一位李氏老人,正是福禄街李氏家主,李囘希圣、李宝箴、李宝瓶三兄妹的爷爷。元婴境修为的老人,如今已是大骊头等供奉,只是一直没有对外宣扬而已。


第47章 独行
稚圭试探性问道:“那你是想托关系走门路,好给刘羡阳找块风水宝地下葬?这倒是不难,我可以让我家公子在督造官那边说一嘴,再由衙署管事门房之类的出面,去桃叶巷请那个魏老头找地方,只要不是要在朝廷封禁的地方占个山头,想来不难。”



(没有对外宣扬的头等供奉)
(懂风水的魏爷爷)

6.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李宝瓶见微知著,松开刀鞘,攥紧手中那块桃符。
这是她哥给她的,说是遇到事情,心念一动,桃符便会生出感应,哪怕歹人术法有些高,便是心念不动,也不用担心。
李宝瓶使劲晃了晃桃符。
大哥骗人?
没动静啊。
李宝瓶赶紧呵了口气,用手心擦了擦,还是没动静。
······
桃林那边,一个儒衫男子原本见着李宝瓶摇晃桃符那一幕,还忍着笑。
难得见到小宝瓶这么稚气可爱了。


第150章 去开山
她猛然站起身,高高举起那方印章,大声问道:“姓崔的,我小师叔呢?!你不说我拍你啊!我出手揍人从来没轻没重的,不小心拍死你我不负责的啊!”
崔瀺看了眼小姑娘,脸色漠然,点头道:“你拍死我算了。”
挑衅是吧?
白衣女子就算了。你这个坏蛋也来?
李宝瓶愣了愣,然后大怒,二话不说就一阵撒腿飞奔,绕过画卷后,个子比白衣少年矮的她,一个身形敏捷的跳跃,手中印章啪一声重重砸在崔瀺脑门上。
少年崔瀺满脸匪夷所思,眼神痴痴,伸手摸了摸更加红肿的额头,他突然就丢了行囊,蹲在地上,抱头喊道:“这日子没法过了,谁都能欺负老囘子啊!”
小姑娘没来由有些愧疚,握住印章的手绕到身后,将作案工具悄悄藏了起来,然后就开始去研究那画轴,希望能够把小师叔找出来。

第152章 高出天外
李宝瓶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个昔年的“师伯”?小姑娘说过了自己的话,像是打死了盘踞在心路上的拦路虎,她可是从来不管“收尸”的,一个蹦跳就过去了,嗖一下就跑到了不知名的远方,去寻找下个对手。哪怕是先生齐静春,曾经对此也很无奈。
小姑娘扬起手臂,晃了晃手里那方莹白印章,“怕不怕?”
崔瀺呵呵笑道:“山野长大的小丫头片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李宝瓶缓缓收回手臂,朝印章篆文轻轻呵了一口气,有了准备找地方盖章的迹象。
崔瀺咽了咽唾沫,“李宝瓶,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儒家门生,君子动嘴不动手。我们可是有同门之谊的。再说了,你就不怕小师叔看你这么骄横,半点没有大家闺秀的贤淑雅静,以后不喜欢你?”
李宝瓶开心笑道:“小师叔会不喜欢我?天底下小师叔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
崔瀺叹了口气,“可是总有一天,你的小师叔会有最喜欢的姑娘。”
小姑娘毫不犹豫道:“那就第二喜欢我呗,还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崔瀺一脸看神仙鬼怪的表情,“这也行?”
小姑娘突然露出一模一样的表情,望向崔瀺身后,崔瀺转过头去,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当下他这副身躯可经不起半点折腾了,但是一瞬间崔瀺就心知不妙,身后空无一物,并无异样。
一方印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了他额头,打得崔瀺当场后仰倒去。
倒地过程中,少年崔瀺悲愤欲绝,这是第三次了!
仰面躺在地面上,崔瀺怒道:“李宝瓶,你再敢拿印章偷袭我,打一次,你就要从第二喜欢掉到第三,以此类推,你自己掂量着办!我崔瀺好歹当过儒家圣人,说话怎么都该剩下点分量,勿谓言之不预!”
这些当然是色厉内荏的骗人话,儒家圣人确实有口含天宪的神通,可对于所传承文脉文运的要求,以及自身浩然气的温养,极为苛刻。
······
还敢威胁我?
这家伙不记打啊,连李槐都不如。
李宝瓶气得飞奔过去,蹲下囘身后,对着少年崔瀺的脑袋,就是一顿迅猛盖章。
雷厉风行,疾风骤雨。
让人措手不及啊。
就连崔瀺这般心性坚韧的人物,在这一刻都觉得生无可恋。
毕竟对手只是一个小姑娘,而不是老秀才、齐静春这些家伙啊。


(可爱到爆!)

7.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李宝瓶打算从袖子里边拎出几张纸来,都是抄书抄出来的一些个文字,比较投缘的那种。
······
柳赤诚瞥了眼她的手中纸张,上边的文字在流转!
柳赤诚竟是眉头紧皱,神色凝重起来。
若是与学宫书院有关,还是有些麻烦。
毕竟整个浩然天下都是读书人的治学之地。


第182章 道理就在剑鞘里
粉裙女囘童满脸涨红,鼓足勇气,大声问道:“先生,为何我们读书之时,经常会突然就不认得某些文字了?哪怕它们就在眼皮子底下,一动不动待在书页上,可是我们就是会觉得很陌生?”
李囘希圣略微惊讶,望向娇小可爱的粉裙女囘童,心中有所了然,流露出一丝赞赏,这位李家读书人弯下腰,对着她眨了眨眼睛,轻轻放低嗓音,半真半假道:“因为在某时某刻,某些文字被某些圣人偷偷借走了呀。”
粉裙女囘童有些生气,她在书籍学问一事上,会有一种特别的执拗,竟是破天荒教训起了别人,“先生若是不知道正确答案,就不要胡乱解惑,天底下哪里会有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越往后,粉裙女囘童气势越弱,嗓音越来越低,以至于最后细弱蚊蝇,恐怕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陈平安笑着拍了拍粉裙女囘童的小脑袋,对李囘希圣说道:“李大哥,别生气,她一般情况不这样的。”
李囘希圣爽朗大笑,开怀道:“这样才好。”



(文字有重量)

8.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她倒是不怨大哥李囘希圣,就是有些埋怨小师叔怎么没在身边。


第520章 久仰久仰
就像李槐每次去拉囘屎撒尿就都陈平安陪着才敢去,尤其是大半夜时分,哪怕是于禄守后半夜,守前半夜的陈平安已经沉沉酣睡,一样会被李槐摇醒,然后睡眼惺忪的陈平安,就陪着那个双手捂住裤裆或是捧着屁囘股蛋儿的家伙,一起走远,那一路,就一直是这么过来的,陈平安从未说过李槐什么,李槐也从未说一句半句的感谢言语。
可是乡野孩子,的的确确是不太习惯与人说谢谢二字的。就像那读书人,也确确实实是不太愿意说我错了这个说法的。
不过终究李槐是上了心的,所以谁都看得出来,当年一行人当中,李槐对陈平安是最在乎的,哪怕这么多年过来了,在书院求学多年,李槐有了自己的朋友,可他对陈平安,依旧是当年那个窝里横和胆小鬼的心态,真正遇到了事情,头一个想到的人,是陈平安,甚至不是远在别洲的爹娘和姐姐,不过一种是依赖,一种是眷念,不同的感情,同样的深厚罢了。



(这份埋怨有那么难理解吗?那段旅程只有他们相互依靠)

10.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第二次,是在那小破庙,莫名其妙挨了一剑,一把寻常木剑罢了,就轻而易举破开了柳赤诚的护身法阵。
······
柳赤诚躺在大坑当中,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你们宝瓶洲的读书人,能不能别这样了。


第238章 春风送君千万里
齐静春伸出一只手,笑道:“你如果不讲理,只想要以力服人,那我可就要借剑斩去你一半道行了。”
陈平安背后的槐木剑匣,那把被他私底下取名为“降妖”的长剑,如久旱逢甘霖,欢快颤鸣,一寸寸缓缓出鞘,气冲斗牛!
柳赤诚的粉色道袍鼓鼓荡荡,眼眸里充满了戾气,浑身上下充满了磅礴妖气,笑问道:“姓齐的,你确定有机会握住那把专门针对妖族的神兵?我就算一拳打不烂你魂魄,你就不怕我一拳将陈平安拍成肉泥?”
齐静春神色如常,像是在讲述一个最天经地义的道理,“有我齐静春尚且在世一时半刻,就没有谁能欺负小师弟一点半点。”
柳赤诚哈哈大笑道:“我还不信这个邪!”
柳赤诚瞳孔剧缩。
他整个人笼罩在淡金色的光球之中。
但是在头顶上方,先是出现了一点漏洞,就像是当初一座黄河小囘洞天,被那人一剑劈砍出大洞的光景,如出一辙,庇护柳赤诚的这座白帝城混元金光阵,先是露出一点破绽,柳赤诚视线中,显露出小如芥子的一粒黑点,然后是一条细微黑线,最终哗啦一下彻底劈开金光大阵。
剑尖直指柳赤诚眉心处,相距不过寸余。
柳赤诚纹丝不动。
并非失去了先手,他就没有一战之力,恰恰相反,白帝城向来以道法驳杂、神通繁多著称于世,仅是身上这件媲美半仙兵的法袍,就能够让他站着不动,力扛那一剑。
但是那位单手持剑的青衫儒士,手中所持长剑,不是那把阮邛铸造的长剑,而是那把简简单单的槐木剑。
于是柳赤诚选择退一步,息事宁人。
因为那个名叫齐静春的家伙,本就没有太过咄咄逼人的意思。
属于各自退让一步。
齐静春缓缓收起木剑,放回陈平安背后的剑匣,笑道:“如果这一剑是阿良出手,或是左师兄,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就惹了两个读书人,一个齐先生,一个李囘希圣)
(点背我们也不怪社会)

11.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李囘希圣收起法相之后,来到大坑之中,俯瞰那个奄奄一息的粉袍道人,掐指一算,冷笑道:“回了白帝城,与你师兄说一句,我会找他去下棋的。”
柳赤诚万念俱灰。


第201章 若无闲事挂心头
貌美道姑柔声问道:“小师叔,你说你算命和下棋都不算最厉害,那谁最厉害?”
名叫陆沉的道人笑道:“你真正的小师叔,贫道的师兄,一个将来下棋比贫道好,会下赢白帝城那个魔头,一个算命比贫道好,会让……唉,不说这个,伤感情。总之这‘一个加一个还是一个,再加一个更是一个’的师兄,从来就比贫道厉害。”
道姑正是被陆沉从神诰宗拐骗而来的贺小凉,那个让风雪庙魏晋喝了一壶壶断肠酒的绝情女子。


第212章 道高一尺
之后,摊贩做完了生意,在休息的时候,似乎无意间看见了那个一次次路过自己摊子、却从来不买糖葫芦的孩子,汉子想了想,坐在凳子上没有作声,最后仿佛实在是起了恻隐之心,站起身,对那个孩子招手笑道:“来来,我这就要收摊子回去了,还剩下些糖葫芦卖不出去,你想吃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串,不要钱!”
汉子笑得极为憨厚本分,跟庄稼汉无异,拔囘出一串糖葫芦,对着那个少年晃了晃,“拿去吧。”
可是孩子赶紧站起身,笑着摇头,就那么跑开了。
贺小凉有些疑惑,如果这就是小时候的陈平安,做出这样的选择,她其实并不奇怪。
陆沉伸手指向那个卖糖葫芦的汉子,“此人,是中土神洲一位在世俗当中,名声不显的阴阳家,事实上以一己之力就能够抗衡整个阴阳家陆氏了,相当了不起的一个怪人,就连大师兄都无法完全猜到此人的想法。”



(道老大三分身之一李囘希圣,另一个神诰宗的小师叔,最后一个还不明确)

(道老大和白帝城主,再加一个道老大都猜不透的糖葫芦大佬,你们三个约一场吧)

12.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师兄曾经与他私底下笑言,棋术一道,能让白帝城不再高挂悬旌“奉饶天下先”的人,崔瀺有机会,但是机会渺茫,那个人不在浩然天下,而在青冥天下白玉京。
是道老囘二和三掌教陆沉的大师兄。
道祖座下首徒,陆沉最早都是此人代师收徒。
那么此人道法如何,可想而知。


第238章 春风送君千万里
齐静春先眼神示意陈平安只管放心,与少年并肩而立,对柳赤诚笑着自我介绍道:“齐静春,文圣门下弟子,曾是山崖书院山长。”
“柳赤诚”有些茫然。
眼前这家伙的架子倒是不大,温文尔雅的模样,只是文圣?齐静春?山崖书院?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是自己被龙虎山张天师压胜的这一千年中,涌现出来的两位儒家师徒圣人?只是“文圣”这个说法,可不简单,某个人的称呼,单以圣字作为后缀,例如礼圣,亚圣,无一不是有资格在儒家文庙里头竖立神像的家伙,而且神像的位置必然极其靠前。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不是不清楚顾璨极佳的修道资质,不然根本没有将其带往中土神洲的念头,作为重返白帝城的敲门砖,但是师兄创立的白帝城,可不是世间寻常道场。
柳赤诚对师兄怨怼极深,不假,但是不提这些陈年旧怨,师兄的的确确是柳赤诚此生最敬畏之人。
然后才是龙虎山大天师,再是与师兄下出过彩云棋局的崔瀺。
就这三个了。


(从“重返白帝城的敲门砖”看,柳赤诚似乎还没回白帝城?)
(没回的话白帝城主什么时候跟他“私底下笑言”崔瀺?他和师兄最后一次接触应该是在被镇囘压之前,千年之前。那时候还没崔瀺)

(要是他回了白帝城又来宝瓶洲就说得通了)

13.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李囘希圣身形消散,重返北俱芦洲那个偏于一隅的藩属小国。
这种跨洲远游,如今境界还是不高,其实并不轻松。
所以需要速来速回。


第3⑥4章 无解之局
穗山之巅,一位坐在石碑之巅死死耗着那位金甲神人的老秀才,一直在默默推衍天地,脸色大变,站起身,以罕见的肃穆神色沉声道:“傻大个,助我劈开两大洲之间的屏障,别问,速度!”
身披金甲、以剑拄地的穗山大神更是奇怪,点了点头,什么都没问,就现出高如山岳的金身法相,一剑劈斩而去,直接劈出了一条类似光阴长河的无尽虚空。
老秀才一掠而去。
缝隙合拢。
整座中土神洲的中岳穗山,山水气运震荡不已。


第579章 最讲道理的来了
浩然天下的儒家繁文缛节,恰好是剑气长城剑修最嗤之以鼻的。
老秀才举目四望,火急火燎道:“我来得匆忙,赶紧就得走,不能久留,那位老大剑仙,咱们聊聊?”
陈清都坐在茅屋内,笑着点头,“那就聊聊。”


第579章 最讲道理的来了
左右低声道:“陈平安要与宁家提亲,老大剑仙答应当那个媒人。”
老秀才愕然,随即捶胸顿足,“陈清都这老东西,臭不囘要囘脸!有他什么事,当我这个当先生的死了吗,好吧,就算我是半死不活……”
砰然一声。
老秀才本就飘渺不定的身影化作一团虚影,消逝不见,无影无踪,就像突兀消失于这座天下。
左右眯起眼,握住剑柄,面朝茅屋那边。
不过瞬间,又有细微涟漪震颤,老秀才飘然站定,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疲惫不堪,伸出一手,拍了拍左右握剑的胳膊。
左右仍然没有松开剑柄。
老秀才笑道:“行了,多大事儿。”
陈清都出现在茅屋门口,笑问道:“你就这么打算赖着不走了?”
老秀才叹了口气,“我就算想久留,也没法子办到啊,喝过了酒,我立即卷铺盖滚蛋。”
这就是天地压胜。
当初陆沉从青冥天下去往浩然天下,再去骊珠洞天,也不轻松,会处处收到大道压制。


(跟老秀才的跨洲、跨天下来个对比)
(李囘希圣相当可以)

14.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李宝瓶与顾璨行走在溪边。
两人小时候只是打过照面,都没聊过天。
一个喜动,一个喜静,在家乡碰了面,也只是擦肩而过。
至多就是脚步匆匆的红棉袄小姑娘,觉得那个小男孩的两条小鼻涕,印象深刻。
小鼻涕虫当年则觉得那个年纪比自己大一些的红衣小姑娘,半点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不晓得享福。
这么两个,几乎算是小镇最顽劣的两个孩子,无非是出身不同,一个生在了福禄街,一个在泥瓶巷,


第40章 还礼
这一刻,陈平安也认出那个八囘九岁的小女孩了,最早见面,是他在去龙窑烧瓷之前,曾经就在泥瓶巷遇到过一个扎羊角辫儿的小女孩,年纪很小,却跑得飞快,手里拿着一只纸鸢,两条瘦竹竿似的纤细小囘腿,跑得却跟风一样,让陈平安尤为记忆深刻。后来又断断续续见到过几次,有次小女孩趴在铁锁井井口,往里头偷偷丢过石子,被陈平安无意间撞见她的顽劣举动,小女孩吓得赶紧就跑,跑出去十数步才记得糖葫芦落在井口上,实在熬不过嘴馋,就又跑回铁锁井,这一去一回,太过仓促,结果啪唧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上,站起身后一把抓过糖葫芦,然后猛然停下脚步,张开嘴巴,伸手拔下那颗摇摇欲坠的牙齿,放入兜里,她不哭不闹,二话不说继续跑路。
那一幕看得陈平安满头冷汗。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荒草丛生的那片神像破败之地,是去年秋天的一个黄昏,陈平安离开龙窑回到小镇,四处闲逛,结果看到忙着捉蟋蟀的她,在草丛里四处打滚、蹦跳、飞扑,她看到陈平安后,显然也认出了陈平安,又是一阵清风远遁而去。
后来陈平安听顾粲说,这个整天脏兮兮的小姐姐,虽然看上去是个无人管束的野丫头,但其实是福禄街李家的人,而且不是仆人丫鬟那种。只不过不知道为啥,她就是喜欢一个人瞎逛荡,家里人也不管,顾粲最后说到她的时候,满满的骄傲和鄙视,说她别看跑得快,人可笨了,有次他们两人凑巧一起在溪水里抓鱼,那个笨蛋忙了一下午,才抓到一只螃蟹,一条石板鱼也没逮着,而且她之所以能抓囘住那只大螃蟹,还是因为螃蟹的蟹钳,狠狠夹住了她的手指。顾粲当时在陈平安屋里说这个,笑得在小木板床上捂住肚子打滚,说她是真傻,竟然还故意扬起手,跟他炫耀,好像抓到一只螃蟹有多了不起似的,关键是当时她明显已经被蟹钳夹得快哭了。



(都长大了)

15.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顾璨也不拖泥带水,告辞离去,突然停下囘身形,笑道:“李宝瓶,谢谢你。”
李宝瓶笑问道:“这会儿才想起说客气话了?”
顾璨眼神明亮,摇头道:“不是客气话,因为你是第一个陪着他走出家乡的人,当初如果没有李宝瓶在他身边,他后来可能就走不到顾璨身边。”
李宝瓶笑了起来。
顾璨也笑了起来。

第602章 年纪轻轻二掌柜

裴钱说道:“我觉得吧,所有人都觉得当年是我师父护着宝瓶姐姐他们去远游求学,但是我知道师父第一次出远门,是宝瓶姐姐陪着师父,当时宝瓶姐姐还是个小姑娘,背着小小的绿竹小书箱,陪着穿草鞋的少年师父,一起走过了那么多的青山绿水,所以我特别喜欢宝瓶姐姐。”

第463章 十年之约已过半
他一路照顾着小姑娘,走过青山绿水。
可事实上,何尝不是小姑娘默默支撑着泥腿子少年小师叔的心境,才让他能够远游他乡,一直没有放弃。

第402章 在书院
陈平安走出茅小冬住处后,发现李宝瓶就站在门口等着自己,还背着那只小竹箱。
他一点不奇怪。
陈平安第一次离开家乡,走向骊珠洞天外边的世界,自然是陈平安护送李宝瓶去大隋求学。
可又何尝不是小姑娘陪着小师叔一起行走江湖?
在最早只有两人相互为伴的那段路程,那些走过的青山绿水,格外可爱可亲。
陈平安没有着急赶路,蹲下囘身,笑问道:“宝瓶,这几年在书院有人欺负你吗?”
李宝瓶用心想了想,摇头道:“小师叔,没有唉。”
陈平安挠挠头,竟是觉得有些失落。

第85章 大考落幕
“咦?你怎么头上别了一支玉簪子?!”
“啊?我不知道啊。”
“什么时候的事情?陈平安!你其实是有钱人,对不对?”
“真不是。最少现在已经不是了,我有钱的光景,就那么几天。”
“好吧。那你箩筐里露出一截的木剑,又是咋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
“陈平安!你再这样,我今天就真的不喜欢你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
“算了算了,明天再不喜欢你好了。”
“……”
青山绿水少年郎,身边跟着个小姑娘。


(青山绿水少年郎,身边跟着个小姑娘)

16. ■第653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遥想当年,在那座墙壁上写满名字的小庙里边,刘羡阳站在梯子上,陈平安扶住梯子,顾璨朝刘羡阳丢去手中碎木炭,写下了他们三人的名字。
位置极高。
顾璨最后说道:“李宝瓶,你应该会比我更早见到陈平安,到时候见了面,你就告诉他,顾璨在白帝城,修大道!”


第51章 对峙
小镇南边,有一条黄泥小路,蜿蜒曲折,两边都是小镇百姓的稻田庄稼地,小路半道,有座破败白墙黑瓦的小庙,说是庙,其实就是一个供百姓歇脚休息的地儿,尤其是农忙时节、酷暑时分或是暴雨天气,有没有遮阴挡雨的地方,是天壤之别。
此时陈平安和宁姚就在此商议休息,宁姚天生剑心通明,夜间视物,轻而易举,便发现破败墙壁上满是稚童的炭笔涂鸦,大多是人名,低处多半已经斑驳不清,或是被人涂抹篡改,或是重重叠叠,只是高一些的地方,还有一些清晰可见的名字,宋集薪,稚圭,赵繇,谢实,曹曦……很长一大串,估计是当年骑在脖子上,甚至是站在小伙伴的肩膀上写的,宁姚甚至看到了刘羡阳和陈平安、顾粲三人的名字,聚在左上角最高的地方,显得不太合群。


第3⑧9章 夫子气魄
陈平安想起少年时的一件旧事,那是他和刘羡阳,还有小鼻涕虫顾璨,一起去那座小庙用木炭写字,刘羡阳和顾璨为了跟其它名字较劲,两人为此想了无数法子,最后还是偷了一户人家的梯子,一路飞奔扛着离开小镇,过了石拱桥到那小庙,架起梯子,这才将三人的名字写在了小庙墙壁上的最高处。是刘羡阳在骑龙巷一户人家偷来的梯子,顾璨从自家偷的木炭,最后陈平安扶住梯子,刘羡阳写得最大,顾璨不会写字,还是陈平安帮他写的,那个璨字,是陈平安跟邻居稚圭讨教来的,才知道怎么写。


第195章 镇剑楼
陈平安伸出双手,狠狠揉着脸颊,突然问了一个好像跟正事不沾边的问题,“老先生之前说过,小镇之大,不是我能够想象的,我想多嘴问一句,小镇到底有多大。”
杨老头大口大口吐着烟圈,皮笑肉不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已经见识过那座天上长桥了吧?”
陈平安立即悚然,心湖涟漪阵阵。
杨老头淡然道:“看在金色香火小人的份上,我可以泄露给你一些天机,比如那座小庙里头,当年鬼使神差写上自己名字的小镇孩子,如今大多陨落了,但是活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是雄踞一方的豪杰枭雄,比如俱芦洲的天君谢实和婆娑洲的剑仙曹曦。而我呢,就是个收租的,年复一年,只要盯着田地里的收成就行。”



(当年那批墙上有名还活着的,都是大佬)

(是刘羡阳写了他们三个,还是刘羡阳写了自己、平安写了他和顾璨?)




16条,终于补齐了,下章见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