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原章节--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琳梦之樱2019-08-12 14:16:06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下洗剑为斫贼 看点
(工作有点儿忙,简写)

昏昏沉沉三日,大梦初醒。初一一改往期矜持傲娇,积极邀功,可见是战斗中打的开心了。不过不开心的也有,比如文胆小人和水府的绿衣童子们。多少有些寅吃卯粮嫌疑的陈平安打架败家只为艰难求胜。身为棋子(倾向于平安是测试对方战力的参照物),更要努力去战胜。

不过还好搜刮地皮有些收获,好东西都给了山祠木宅,一副品相都没了的破画给小人。文胆小人不踹你踹谁?所幸,平安的练气士大道根本没有受损,武道又能渐次登高。也算是个好兆头了。

在与白嬷嬷闲聊中可知,本次祖妖携十四王座大妖前来,主要是来秀肌肉的。顺便来探探剑气长城这边儿的底子,目的是攻心。而战争,看似是小打小闹,实则风雨欲来。是否会在战争中释放某些信息,不好说。只说陈清都一剑朝南,多少虚与委蛇安静蛰伏于蛮荒天下的剑修可以无愧剑心而潇洒出剑了。蛮荒天下后院着火,必将会是一场又一场惨烈不弱于长城攻守战的血腥暗战。

二掌柜希望自己作战经过保密,一来是希望能继续低调,扮猪吃老虎,不惊了那些本就是重点关注的人。二,则可能是不希望吓着剑气长城那些孩子。三,则如文中所言,给自己挣一方可控棋盘,出乎他人之意料,降低他人防备,扩大战斗的成功率。

当他人先生,修心何难。放手随意打杀,热血沸腾。可是放之后的收,却是更难。

人生路长,有师相伴。有姚老头教平安心静手稳,心定远超乎常人。又有宁姚,言行如剑,直指要害。平安的圈定切割,似乎也有宁姚剑术的影子。

当学生不易,当先生更难。崔东山要的,是一个肯定。人心如棋,变化再多也变不出来那个最开始的预定。东山看人,基于情报机构的海量数据,更有谈及郁狷夫的“看圈理论”。在什么地方有需要,就找什么样的人。
从家世家风看做人品行,推测个人可能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会成长为怎样的角色。通过海量的数据情报,辅助论证自己的结论是否有误,或者是为自己调整决策,或者是做对决定而增大成功的概率。亲眼相见,确认判断,需要如此认真对待的,必然不会是棋盘上的凡夫俗子。最后,棋子的变化,无论心路如何抉择,多数还是跳不出崔东山预先在棋盘上做的设定。但是,万事无绝对。总会有那么细小的误差在。比如他家先生的提前知晓自己的三教之争棋子的身份,比如那个赵夫子。

就像前文曾说过,东山造瓷人,人心拿捏算计如天心。这两样是否正确,需要一个答案,毕竟东山手里还有个高老弟。问题,有些大。问题,直指人心。先生只有有真才实学,言行更如高山仰止却可攀登,才能让学生真正的拜服。修行路漫,道阻且长。

平安为了静心养病,做了很多。刻章,走桩,却是如何都静不下心。月下拔剑出鞘,寒光洗剑剑苍凉。岂能看他人潇洒,而我独坐养伤?

说甚废话,赶紧出门杀妖啊!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