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曦之上-世事若愚-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云曦之上

原章节--第六百一十五章 离真死了

云曦之上


世事若愚2019-08-09 19:28:15

江北之路,有一行人缓缓走来,锣鼓鞭炮喧嚣。
临江北岸有望海亭,为昔年大文豪在此凭栏,以海比江,做文“海上明月共潮生。”
故沿堤建有行苑,风景建筑,又以此亭为最。
来人皆着喜服,沿途有妙龄女子将花洒下,卵石路上人皆有欢笑言辞,两队人簇拥着一位女子。
头覆红盖,身形望之难忘。
本地乡绅齐至,过望海亭又有木桩钉入江中,上铺木板,略略高出江面。
过亭而走,便只有两位丫鬟搀扶着女子缓缓走入江心。
江水浸湿绣鞋,脚踝,然后是半个身子。
女子背影婀娜而决然。
亭上众人凭栏远观,脸上喜悦仍未褪去,半是真心望那女子沉江,半是庆幸之余犹有不忍。
更多人在更远处沉默地望着,抬头仰望初始放晴的天空。
默默地叹了口气。
有“海神”作祟,每隔三年,便要进献本地花魁与海神成亲,方才得保三年的风调雨顺。
又有夜叉登岸,向各家索要至少一头肥猪的彩礼钱。
只是沿江自古富庶,加之“海神”辖内的确数十年未发生灾祸,这一送亲娶亲便成了此州的风俗,连上头也不再过问。

女子红裙尽湿,两丫鬟如鱼入水,脸上红妆渐薄。
海神娶亲,没有迎娶活人的道理。
有一丰神俊朗的新郎官出现在远处。
凌空而立,眉目英挺。
亭中人欢呼起来。
海神现身说明他对这次的新娘还算满意,历史上不是没有因不满新娘姿容而悍然水淹州城的过往。
那次足足献祭了十名女子方消神怒。
女子神色自然,只是美眸无神,木然地看着水面从腰腹漫到胸口。
心死之人。
海神见过百位新娘在他面前死去,其中就包括女子身旁这两位“丫鬟”。
可他未曾见过一个女子死去的如此安然,绝美得让他有些恍惚。
也许,可以到此为止了?
江水骤停。
海神微微皱眉,随即畅快大笑。
自打当年那不知死活的道士之后,有多少年了?
有多少年没人在自己面前卖弄术法二字?
远方大江江水自动分开,浪潮翻涌滚滚涌向两侧河岸。
浪花高过观海亭,千斤江水洋洋洒洒落下。
观者四散而逃。
如有一剑纵向劈开了大江。
江中夜叉、水鬼、精怪齐齐聚拢在海神身前,有些畏惧地看向那破浪而来的白衣年轻人。
两丫鬟迅捷抬手抹向女子颈部。
两道流光闪过,从丫鬟后脑飞出。
海神笑容收敛,眯起眼睛。
盖头为劲风吹拂着掉落,那张姣好的脸上挂着泪痕,弄花了精致的薄妆。
那双无神的双眼一点点亮了起来,犹如春回大地。
如绝美的木偶睁开了天赐的眼睛,美眸顾兮盼兮。
女子轻声说:“你终于,回来了。”
年轻人抚着那张朝思暮想不得见的脸颊,泪流满面。
“我回来了。”
再无风流超俗之意。

海神笑着招了招手,“这女人会在我寝宫好好地活着,你的冒犯之罪我可以既往不咎,小小酬礼,你可成为我神府供奉。”
一把小巧飞剑和一块儿金色令牌被他抛出,悬在年轻人身侧,然后被一把飞剑一剑两断。
年轻人背起女子,笑脸灿烂道:“曦,带你去看最美的风景。”
女子笑着流泪,眸中诸多委屈思念,轻轻地把下巴放在男子肩头。
滴答滴答。
“年轻人学了些术法,但可知真正的神灵之怒?莫要让沿岸十万百姓生灵涂炭啊。”
海神仍是笑意谦谦,循循善诱,江面上一个个漩涡开始形成。
年轻人背着女子腾空而起,与此同时,另一袭白衣手持仙剑,周身两剑如流萤直奔海神而去。
一瞬之间,九天之上。
男子白衣如云,女子红衣若霞。
他对着遥不可及的巨大红日喊道:“我苏云,要娶全天下最美的女子柳曦为妻!”
女子呜咽起来,头顶万丈霞光,脚下山河翻涌。
红衣飘飘。
她扑入男子怀里,眼睛眨啊又眨。

这一日,渠北国海江泛滥,有万吨江水漫过堤坝,却被一老者淡然间挥袖化去。

海江之中,一条水龙抬起千丈身形,鳞甲须爪栩栩如生。
江神站于龙头之上,金身破损。
龙首之中,有一点金光浮现。
万钧海水之下,两道阵法先后破损。
两尊上古镇水石兽被纵向劈开。
两抹青芒飞出江面合二为一,犹有巨龟张开巨口阻拦不及。
苏云阴神握住那把金鳞,自空斩落。
古有真龙,龙有逆鳞。
下有一点青芒。
水龙矫首向空,挥爪御下。
金身彻底破碎前,水神肆意大笑:“世事纷乱,可大睡一场。”

云海之上,有依偎二人。
云曦辉映。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世事若愚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