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原章节--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琳梦之樱2019-10-09 15:07:55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看点

仅仅看章节名就知道,从无败绩的白帝城城主,要输了。

桃花园里访故人,李宝瓶代家人送魏爷爷李希圣所写的符箓,是李希圣对老爷子,以及魏、李两家的一种因果了断。于情,魏本源与李家家主感情深厚。于理,已经接手李家龙窑的魏家本就是闷声发大财,此刻自然更是不同意收下符箓重礼。

魏本源,其实在第三章就有提及,陈平安的第一次送信,就有桃叶巷魏家。当时开门的就是魏本源。魏本源问平安,要不要进屋喝口热水,足可见老爷子的软心肠。第二次接平安的信时,见平安依旧不进屋喝水,遂以“发喜钱”的名义给了陈平安十几枚铜钱。当时魏本源与陈平安说了老槐树树枝树叶的玄妙,泄露天机。故而,有了扛着树枝跑的小宝瓶被有心人陈平安拦下的初识。

不愿意与桃芽同行,既是希望自己能独当一面,可能也有当年朱鹿伤她太深有关。家风不同,魏家好积德行善,魏本源对桃芽也像自家子孙对待,给了她一个登山活命的机会。桃芽,应该跟朱鹿不是一路人。

魏本源善炼丹,可是在稚圭嘴里,魏本源更擅长看风水。当时刘羡阳被搬山猿打的只剩一口气,稚圭跟陈平安说,给刘羡阳看坟头“风水宝地”就可以找魏本源。在此处,看魏本源为了能保护宝瓶拼尽全力也要打烂山根水运,拳拳舐犊情深,令人感动。只是可惜老爷子的实力太弱了。两人对峙时,无人注意到宝瓶手腕上多了个桃符。信物一出,李希圣将至,这也是宝瓶独自游历的底气。宝瓶不说让小师叔赔,胳膊肘往外拐。

局势急转直下时,柳赤诚横空出世让局势更糟糕。二把刀的柳赤诚,抓了元婴野修给自己玩儿,还想掳走宝瓶当给师兄的见面礼。真正的危机,便在于此。急的宝瓶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又是呵气又是摩挲桃符,早就在桃园中的李希圣看的有些好笑。心思沉重如她,还能有几时像此刻般那么着急。上一次,恐怕就是游玩大隋京城结果与小师叔擦肩而过吧。

天地出现道士法相,柳赤诚企图认错了事。李希圣见柳赤诚心不诚,扇了一个耳光。算出柳赤诚跟脚放了狠话之后,才有了最后柳赤诚的郑重认错,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谁。只能说柳赤诚还是二把刀,不把宝瓶洲当回事。只知其然,学问不深,到现在还把除魔剑当普通木剑。此次,更是明知宝瓶因果大,坐山观虎斗,最后决定掳走宝瓶,故意机缘险中求。

白帝城城主有这么个专坑师兄的二把刀惹祸精也是不容易。反正也管不住,索性踢师弟出城,招麻烦回来,自己顺便破境,一举两得。只可惜这一招被大天君看破,镇压了柳赤诚千年。真是一片赤诚心,净办坏事惹祸精,又爱又恨,还舍不得离。不辜负柳(留)赤诚这么个好名字啊。

只见李希圣掐指一算,撂下狠话,柳赤诚低头。其实早在第201章,陆沉就跟贺小凉说过,下棋算命皆比陆沉好,并“会下赢白帝城那个魔头”的就是道家大掌教。更明确说出,道家大掌教是“一个加一个还是一个,一个加一个更是一个”,算是一气化三清的出处了。目前李希圣能算到,其大掌教意识可能已觉醒。只是此时李希圣对李宝瓶仍有不舍,可能还没有到1+1的时候。目前似乎仍以学贯百家为主,以独立的人格及心性来修行,只待最后融会贯通三个分身需要学习的全部内容,去伪存真,三人合而为一。李希圣没有修行到上五境,跨洲只得匆匆而返。

宝瓶呢,见了哥哥就很开心。至于“明天再不喜欢小师叔”,自然是明日何其多的说说而已。

审时度势,事后积极认错,性格四平八稳,大丈夫能屈能伸,顾璨变了很多。不过以顾璨爱记仇的毛病,柳赤诚未来要倒霉。

于心,顾璨主动护着宝瓶是好事儿,并找了帮手。但心底,却只希望陈平安知道之后能表扬他做好事。于迹,显身劝说宝瓶活下来是好。可信任柳赤诚为下策,也险些害的宝瓶要选择玉石俱焚。只能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太过聪明。只是在乎陈平安这个亲人,才选择保护李、马、曾三人。

宝瓶与顾璨聊天,一针见血。平安嘴上不说,眼里却仍是放不下顾璨,并有无尽的内疚。宝瓶以外人来解二人心结,顾璨所言不虚。正是宝瓶默默的支撑着小师叔的心境,让陈平安能够远游他乡,有心力对这个世界充满热情和希望。

那年小庙,三人的名字,在左上角的墙壁之上独树一帜。那些小庙墙壁上依旧存在的名字与位置,可能与未来成就有一定的关联也未可知。

李宝瓶可能会继续游历狐国,暂时不回落魄山。而顾璨则已决定远游中土神洲,去开拓自己人生的新征程。初次闲聊,便是离别。

若无陈平安,则李宝瓶与顾璨不会有交集。


人生,就是这么有意思。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