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10-09 17:51:02

下午好!

1.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周米粒觉得自己又不傻,只是将信将疑,“你这拳法,怎么个厉害囘法子?练了拳,能飞来飞去不?”
裴钱没好气道:“那是远游境武夫才能做到的,我还早,没个几年功夫,万万不成。”
周米粒一跺脚,懊恼道:“这么久!得嗑多少瓜子才成!”
裴钱无奈道:“你以为八境武夫很容易啊。”


第67章 远行
刘灞桥想起那天在衙署正堂爆发的冲突,感慨道:“宋长镜实在是太强了,最可怕的这位大骊藩王囘还如此年轻,一般的第八、第九境武人,谁不是半百、甲子年龄往上走的,甚至百岁也不算高龄,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宋长镜才将近四十岁吧。难怪当初要被那人笑称‘需要压一压气焰’。”
陈松风轻声道:“应运而生,得天独厚。”



(一个嫌几年还久,一个嫌几年不容易)
(你俩这。。。行吧,不跟天才做朋友)

2.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什么骸骨滩,披麻宗,壁画城,宗主竺泉,还有两位落魄山记名供奉,什么哑巴湖,柳质清,春露圃,云上城,什么那条济渎,中部龙宫洞天,最西边的什么山来着,再加上狮子峰,李二夫妇,李槐他姐李柳。小宝瓶她哥李囘希圣。


第568章 落魄山祖师堂
落魄山护山供奉,周米粒。
正式供奉,郑大风。
种秋。
“玉璞境野修”周肥。
记名供奉,目盲道人贾晟,赵登高,田酒儿。
北俱芦洲披麻宗元婴修士杜文思,祖师堂嫡传弟子庞兰溪。
最靠近三幅挂像的年轻山主,独自一人,站在最前方。
早已不再是那个脚穿草鞋、面如黑炭的消瘦少年。
一袭青衫,头别玉簪,身材修长,双手持香,背对众人。


第540章 别有洞天
什么婴儿山雷神宅靖明真人的记名弟子,陈平安从一开始就不相信。
不然就不会用那点粗浅手段试探对方真假了。
因为婴儿山是大渎西边入海口的一座重要山门,来北俱芦洲之前就有所了解,后来又与齐景龙详细询问过雷神宅的符箓宗旨。



(记名供奉杜文思、庞兰溪)
(西边的婴儿山?)

3.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柳赤诚转头看了眼年轻人,笑问道:“顾璨,你一直没说为什么要来这边逛,还要故意撇开曾掖和马笃宜,现在可以讲了?”
顾璨要与人言语,便停下筷子,咽下饭菜,抬头说道:“我有个朋友,当年被一个叫卢正醇的人差点打死,这卢正醇是福禄街卢氏子弟,如今好像在清风城许氏混得还行。””


第44章 水落石出
妇人微笑道:“卢正淳虽然面目可憎,但并非没有可取之处,此人资质一般,本来成为外门弟子就属万幸,不过说到底,这个年轻人只是那笔大买卖之下的小添头而已,掀不起半点风浪。至于表面上看,娘囘亲许诺给小镇卢氏这么多,答应卢氏皇室那些逃难的皇亲国戚和金枝玉叶,可以在清风城避难并且扎根,清风城会以礼相待,奉为座上宾。甚至在城内专门划分出一大块区域,作为卢氏的私人地盘,期限为一百年。 ”
孩子丢完鱼饵,突然跑出囘水榭,捡了一大把石子回来,然后趴在栏杆上,朝着那些鲤鱼使劲丢掷石子,玩得不亦乐乎,转头说道:“娘囘亲,咱们来小镇寻觅瘊子甲,是不是就是一个掩人耳目的由头,是咱们清风城许氏借此机会掌控卢氏的障眼法? 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卢氏那拨浩浩荡荡的丧家犬,听说人数仅皇室成员就有三千多人,加上内宦奴婢附庸和不愿依附大骊宋氏的亡囘国遗老,对于我们清风城的人气增长,帮助很大。” 如此说来,这里才是落魄卢氏如今真正的消息运转枢纽?
妇人欣慰笑道:“能够想到这一层,说明我的儿子很聪明,但是呢,还是错了。”
男孩皱眉,等着答案。
妇人眨了眨眼睛,“那具瘊子甲,内有玄机,简单而言,就是不比那部剑经差。”



(卢正淳)
(小时候差点打死刘羡阳)
(之后卢家和清风城又做了交易,帮清风城得到瘊子甲)

4.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至于自己,到了书简湖之后,竟然连那个最大的长处,耐心,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顾璨回顾那段看似风光的青峡岛岁月,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步步往死路上走。
年纪小,根本不是借口。


第93章 墙上有个字
顾粲不一样,一手拉扯他长大的娘囘亲,有些时候不得不说也连累了他,使得小小岁数,便尝过了人情冷暖,陈平安就曾经亲眼看到,一个满身酒气的醉汉骂骂咧咧走出泥瓶巷,看到玩耍回家的顾粲,什么也没说,走过去就狠狠踹了顾粲肚子一脚,顾粲倒地后,还狠狠踩了他脑袋一脚,那么点大孩子抱着肚子蜷缩在墙根,哭都哭不出来。
如果不是陈平安凑巧出门碰到,飞奔过去,一拳打得那汉子踉跄后退,然后赶紧背起顾粲去了趟杨家铺子,天晓得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也更加记仇,心里头有个小账本,一笔笔账,记得很清楚,谁今天泼囘妇骂街骂过了他娘囘亲,哪家不囘要囘脸的汉子嘴花花调戏了他娘囘亲,他全记得,可能随着岁数增长,有些事情和细节已经忘了,但是对某个人的憎恶印象,顾粲肯定不会忘。当然,那个给了他两脚的汉子,顾粲记得死死的,叫什么名字,住什么巷弄,家里有谁,顾粲全部一清二楚,私底下跟陈平安独处的时候,总是嚷嚷着要把那人的祖坟给刨了,还说那人有个女儿,等她长大了,一定要睡她,往死里欺负她。
大概那个时候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睡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很多婆姨汉子喜欢“开玩笑”,与他娘囘亲相关的言语,妇人说偷人二字,汉子则往往都带着个睡字。
陈平安至今记忆犹新,孩子不过四岁多,那张稚囘嫩的小囘脸,脸庞狰狞,满是凶光,眼神狠厉。
陈平安有些担心,他当然希望顾粲在外边过得比谁都好,但同时打心底不希望顾粲成为蔡金简、苻南华那样的神仙人物。



(有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5.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柳赤诚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更改顾璨的性情,恐怕还得看师兄的传道手段,便转移话题,“先前你所谓‘混得还行’,是多行?既然是与你同乡的同龄人,那就是金丹剑修?还是元婴练气士?”
顾璨说道:“如今是四境练气士,十年之内,有希望跻身洞府境。帮着许氏管着狐国的一小部分买卖,修行不快,可以用神仙钱堆出来。”
柳赤诚收起折扇,敲了敲自己脑袋,笑道:“未来的小师弟,你是在逗我玩呢,还是在讲笑话呢?”


(又是代师传道?)


(顾璨:陈平安也是我同乡,还比我大不少)
(柳赤诚:元婴剑修?还是玉璞练气士?不会都到仙人了吧)
(陈平安:我。。。算了,我还是不说话了)

(陈平安:我说我天赋平平你们总不信,看看别人看看我)

6.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郑大风去杨家铺子之前,去了趟酒肆,与那位沽酒妇人是老相熟了,离着老相好,还是差些火候的。
妇人泼辣,小镇百姓都称呼她为黄二娘,真名早忘了。
早年有那醉酒汉子,夜敲寡妇门,妇人开了门,一记菜刀劈头盖脸摔过去,差点砍死人,事后赔了一大笔钱,只是在那之后,蹲墙头说荤话、翻囘墙偷衣裳的男人,也没了,为了老囘二搭上老大的命,终究不值当。


第77章 进山
阮邛越想越憋屈,闺女骂不得,那个扛着小锄头刨墙角的兔崽子,打不得,男人只好低声骂了句娘,散步到了四下无人的空地,扔掉那只再难喝也喝光的空酒壶,身形拔地而起,转瞬之间,便落在了小镇卖桃花春烧的铺子门口,此时铺子当然已经打烊歇业,他使劲敲门,很快就有一位妇人睡眼惺忪地从后院起床开门,嘴上骂骂咧咧,什么“急着找死投胎”、“大半夜喝酒,你怎么不喝尿啊,还不花钱”,“敢晚上敲寡妇门,不怕老娘打断你三囘条腿”,一点不客气。
阮邛站在门口,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看到是铁匠铺子的阮师傅后,妇人借着月色,剐了一眼中年汉子肌肉囘紧绷的手臂,顿时变了一张脸庞,媚眼如丝,无比热情地拉住汉子胳膊,真是坚硬如铁,久旱逢甘霖的妇人笑意愈发殷切,领路的时候,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在男人怀中,只可惜打铁的汉子不解风情,轻轻扶住她的肩头,最后他丢下银子,拿了两壶酒就大步离去。
妇人站在门口,满脸讥讽,大声调笑道:“好好一个健壮汉子,结果跟姓氏一个鸟样!软师傅,哦不,阮师傅,以后再来我家铺子买酒,可要收你双倍价钱喽!如果阮师傅哪天腰杆硬了,我说不定就一文钱也不收了,酒白喝,人白睡。”
阮邛一路漠然走到街道尽头,身形一闪,没有返回小镇南边的铺子,而是去了北面,来到一座小山之前。



(为了老囘二搭上老大的命。。。。。。)
(连阮师傅都敢调戏的女人)

7.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郑大风搬了条板凳坐铺子门口,晒太阳不花钱,不晒白不晒,山上赏花赏月,山下市井凑热闹,是两种好。
郑大风抬头看着太阳,万事青天都看见?
就这样看了很久,打小就是这样,看久了,也不刺眼,没啥感觉,后来郑大风学了拳习了武,就不去多想。



第86章 同道中人
杨老头盘腿而坐,望着那口天井,神色安详。
世人皆言举头三尺有神明。
其实早没了啊。



(不知道剑来里会不会有金乌)

8.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小镇百姓不多,唯独这嘴把式高手最多。
泥瓶巷,杏花巷,那都是人杰地灵,高手辈出。
只说那个闷葫芦陈平安,在那段少年岁月里,也就是没出招,其实这门功夫,日复一日,都在攒着内力呢。


第198章 少年想要远游
第二天练拳,陈平安在练拳之前,随口问了一句练剑需不需要找一部好的剑经。
结果老人大怒,原本既定的淬炼体魄,变成了锤炼神魂,而且在那之前,以“切磋”名义来勘验练拳成效,以神人擂鼓式,足足二十五拳,把陈平安打得差点哭爹喊娘。
奄奄一息的陈平安躺在地上,半死不活。
他多次误以为自己真的就要死了。
老人居高临下,冷笑问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拳还没练好,就想着分心练剑?!”
满脸鲜血看不清面容的陈平安悲愤欲绝,一边呕血,一边沙哑答道:“我是想问练拳之后,应该如何练剑……”
老人很明显愣了一愣,发现眼神开始冒火的少年,老人尴尬一笑,一脚将少年踩晕过去。
帮忙淬炼体魄嘛,晕厥还是清醒,差别不大的。
结果那天晚上,陈平安出了药桶换了衣服,就在一楼对着二楼破口大骂,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骂得还真不含糊,不愧是泥瓶巷出身的市井少年。
青衣小童和粉裙女囘童在旁边坐着嗑瓜子,就连青衣小童都开始佩服起自家老爷,练拳这么久,别的不说,只说这份胆识气魄,就效果卓著哇。


第202章 便是人间好时节
第二天,陈平安硬生生挨了二十九拳才昏死过去。
清醒过来后第一件事,陈平安就是艰难走到二楼,问了一句话,“下一次三十拳,我会不会被你打死?”
老人在屋内睁开眼,“不会。”
然后陈平安就站在二楼檐下,开始骂骂咧咧,顾粲他娘囘亲曾经号称小镇骂街第一人,骂得连杏花巷马婆婆都得回家总结经验,汲取教训之后,仍是屡战屡败。那么陈平安作为经常旁听骂战的家伙,耳濡目染,真要敞开了开骂,功力当然不差。
明天练拳开始之后,肯定是没机会骂了。
今天先骂了再说。
反正该吃的苦头,不该遭的罪,都吃足吃饱了,老家伙又不可能打死自己,那他陈平安怕什么。
不骂一骂,陈平安真怕把自己活活憋死,拳没练出大出息,先把自己窝火死了,这不行!
······
可是老人又不是泥菩萨,哪里受得了没完没了的骂人话,怒喝道:“滚蛋,再废话半句,现在就打死你。”
陈平安笑呵呵走了,很心满意足。




(闭口骂,十年不骂,一骂惊人)
(当然,平安的第一骂还是给了搬山猿)

9.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坐到正屋那边台阶上,敲了敲烟杆,拿起腰间烟袋。
很快就又开始吞云吐雾。
细竹烟杆是别人送的,烟叶则是李槐那个小兔崽子送的,过了这些年,烟杆也从原本青翠欲滴的颜色,给摩挲、烟熏成了淡淡的竹黄色。


第50章 天行健
有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使得上山采药忘了时间的孩子,被隔在溪水那边。
看着汹涌的洪水,孩子在大雨中嚎啕大哭。
最后当孩子实在忍不住,打算往溪水里跳的时候。
那个时候,杨老头突然出现在对岸,一步跨过小溪,又一步拎着孩子返回。
黄豆大小的雨点砸在身上,孩子在下山路上,却一直笑得很开心。
出了山之后,老人说道:“小囘平安,你帮我做一根烟杆,我教你一门怎么才能够爬山不累的小法子。”
孩子伸手胡乱抹着雨水,咧嘴笑道:“好嘞!”



(小囘平安做的烟杆)

10.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又问道:“知道为何独独浩然天下,最容得下道家佛家吗?说那青冥天下,儒家书院,佛家寺庙,有那立足之地?”
郑大风神色凝重,这个问题,靠自己想,是绝对想不出答案的。


第413章 炼制
茅小冬轻声道:“从至圣先师到礼圣,一位阐述仁义道德,一位具体制定规矩框架,为什么?”
茅小冬自问自答:“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曾请教那人,为何至圣先师和礼圣,在奠定浩然天下的独尊和正统地位后,依旧容得下诸子百家?为何不干脆只留下儒家学问,教化苍生?那个人的回答,让我这榆木疙瘩,豁然开朗,才知道原来天地如此之大,那人说,道祖在看那个一,所以当初那场作乱余孽,才得以迁徙去往剑气长城。而我们浩然天下,也没有对妖族斩尽杀绝。佛祖也只是留下了一句,预言那末法时代终会到来,‘从是以后,于我法中,虽复剃除须发,身着袈裟,毁破禁戒,行不如法’。”
茅小冬反问道:“你觉得这三位,在求什么?”
陈平安摇头不知。
茅小冬说道:“那人告诉我,他也不知道答案,但也许是希望给世间所有有灵众生,一种趋近真正意义上的自囘由,一种你不需要付出额外代价就能够达到的自囘由。”


第444章 世间人事皆芥子
金甲神人说道:“白泽那边,礼记学宫的大祭酒,碰了一鼻子灰。海外岛屿那边,亚圣一脉的大祭酒,更惨,听说连人都没见着。最后这位,不一样吃了闭门羹。三大学宫三位大祭酒,都这么运气不好,怎么,你们儒家已经混到这个份上了?曾经的盟友和自家人,一个个都选择了袖手旁观,坐看山河崩塌?”
老秀才哀叹一声,揪着胡须,“天晓得老头子和礼圣到底是怎么想的。”


第450章 再等等看
老秀才站起身,身形佝偻,眺望远方,喃喃道:“性本善,错吗?大善。可是这里边会有个很尴尬的问题,既然人性本善,为何世道如此复杂?儒家的教化之功,到底教化了什么?教人向恶吗?那么怎么办,老头子和礼圣都在等,然后,终于等到了我,我说了,人性恶,在一教之内,相互砥砺、切磋和修缮,关键是我还站得住,道理讲得好,所以我成了文圣,但是又有一个更尴尬的问题出现了,换成你这么个局外人来看,你觉得性本恶学说,可以成为儒家文脉之一,这没关系,可是真的能够成为我们儒家的主脉吗?”
老秀才自问自答道:“万万不能的。”
老秀才竖起大拇指,指向自己心口,“我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在等在看,为有灵众生求一个真正的自囘由)
(儒家在尽力为浩然保留更多的可能性,楼下整理一下礼圣的作为,会更直观)

10.2 第154章 老先生坐而论道
老秀才放下酒壶,正了正衣襟,缓缓道:“礼圣在我们这座正气天下,写满了两个字。崔瀺,作何解?”
崔瀺根本就是下意识回答道:“秩序!”
脱口而出之后,崔瀺就充满懊恼后悔。
老人神情肃穆庄重,点头沉声道:“对,礼仪规矩,即是秩序。我儒家道统之内的第二圣人,礼圣,他追求的是一个秩序,世间万物井然有序,规规矩矩,这些规矩都是礼圣千辛万苦从大道那边,一横一竖一条一条‘抢回来’的,这才搭建起一座他老人家自嘲的‘破茅庐’,为苍生百姓遮挡风雨,茅庐很大,大到几乎所有人穷其一生,学问的最深处,都走不到墙壁那边,大到所有修行之人的修为再高,都碰不到屋顶。所以这就是众生的自囘由和安稳。”


第188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在这座天下,一旦修成了山上神仙,当然可以十分逍遥,可以不遵守许多世俗礼仪。
但是别忘了还有儒教三大学宫,七十二座书院,以及九座巍峨雄镇楼的存在。
山海妖魔剑仙,九座雄镇楼,无不可镇之物。
阮邛个人订立的规矩,哪怕他是风雪庙出身,并非儒教门生,但只要契合更大的规矩,符合儒家的大道宗旨,那么儒家的统囘治力,反过来就会馈赠阮邛,最终帮助阮邛的小规矩,形成一种无言的威慑,双方相辅相成,最终相得益彰。
这就是当初礼圣亲自订立的天地大规矩。
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无处不在。
魏檗没有登山,而是让黑蛇原路折返,盘腿而坐,感慨道:“就像这里,任何一个王朝的版图上,山头林立,一座座仙家府邸,一个个帮派宗门,在山为山长,在水为龙王。有的君王,将其视为王朝屏藩,有的皇帝,心中认为是听宣不听调的割据势力,是一位位异姓王,土皇帝,尾大不掉,只是碍于山上势大,不得不虚与委蛇。但是归根结底,山上山下,能够大致保持一个相安无事,还是归功于那位礼圣的造化之功。”


第238章 春风送君千万里
妖族本心易摇不易定,许多抉择,更倾向于顺从先天而生的暴躁本性,这便有了许多世间惨状。
浩然天下对世间大妖镇囘压、束缚极多,并非没有缘由,曾有人提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以及“妖魅精怪,天生苟且偷生,喜欢夺万物生机,唯有人族教化,愿意慷慨赴义。”这些观点言论对于人族之外,是很难听,事实上在礼圣坐镇天下期间,不乏有学宫圣人提出建议,干脆对所有跻身上五境的大妖进行围剿,全部拘押在牢狱之中,永绝后患。只是最终礼圣没有接纳而已。
齐静春有些感慨。
归根结底,世间妖物的道理,全落在一个“活”字上,是孜孜不倦追求自己活着成为强者,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而浩然天下的道理,则落在“规矩”两个字上,在规矩之内,泽被苍生。

10.3 第243章 千军万马之前,我喝一口酒
杨老头今天依然在后院抽着旱烟,只不过手里多了一本大骊书肆新刊印的小说,此小说出自小说家,曾是浩然天下的九流十家之一,只是随着光阴流逝,就像四大显学之一的墨家,都不再是显学,小说家也沦为最平常的诸子百家之一,多是书写一些不入流的稗官野史,以及世俗百姓钟情的脂粉艳文,博取噱头,当然针砭时事亦有,历史上许多帝王将相的名声口碑,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被小说家之言,给坑害得不堪入目,比如某些终其一生立志于朝政改革的治国能臣,到最后,最为后世熟知的事情,竟然不是那些治国良方,而是什么一夜御十女,无女不欢。又比如某些几乎立功立德立言三囘不朽的儒家大君子贤人,竟然会夜宿尼姑庵,最后只成了一个老不羞的扒灰老汉,而此人道德文章蕴含的大礼至理,皆成空谈和笑谈。
所以曾有儒教学宫圣人,不得不愤懑出声:“末流小说家,误国误民第一!”
只是制定且掌管天下规矩的那位礼圣,对此仍是像对待妖族态度一样,给予了最大的宽容忍让。


第277章 城头两人四境三战
宁姚笑了笑,“境界越高的修士,尤其是上五境,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进入别人家的地盘,就同样越会水土不服,这就是圣人坐镇一方天地、占尽天时地利的关键所在,打个比方,青冥天下的道家掌教陆沉,之前进入浩然天下,境界最高,应该就只能是十三境,这是礼圣最早订立的规矩,而儒家圣人进入青冥天下,也不例外。圣人之间,既有大道之争,可不代表他们不会相互尊重。说出来你可能不太信,妖族之中,也有值得我们剑修敬佩的存在,哪怕它们是战场上必须分出生死的敌人。同样,妖族里也有很多大妖,会钦佩我们的一些厉害剑修。”


第365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对于这些飞升境大修士的约束,是礼圣订立下来的一条铁律,这么多年来,并非没有反弹,甚至还有大修士公然讥笑,礼圣老爷真是博爱,浩然天下放养着那么多妖族,不去绞杀殆尽,斩草除根,留着养虎为患不说,反倒是对自家人规矩森严,伸个胳膊腿囘儿,都得学宫批准,瞧瞧人家道家三脉坐镇的青冥天下,飞升境爱待在那座白玉京就待着,闷了就肆意远游天下,为何独独浩然天下,打个喷嚏都得讲规矩?



第411章 我要再想一想
茅小冬冷笑道:“纵横家自然是一等一的‘上家之列’,可那商家,连中百家都不是,如果不是当年礼圣出面说情,差点就要被亚圣一脉直接将其从百家中除名了吧。”
崔东山感慨道:“只见其表,不见其里,那你有没有想过,几乎从不露面的礼圣为何要破例现身?你觉得是礼圣贪图商家的供奉钱财?”

10.4 第413章 炼制
茅小冬这才说道:“关于此事,我曾经与人探讨过。如今可能已经不太有俗世人记得,很早之前,嗯,要在三四之争之前,北方皑皑洲,在昔年四大显学之一的某位老祖囘宗提议下,刘氏的鼎力支持下,以及亚圣的点头答应之下,曾经出现过一座被当时誉为‘无忧之国’的地方,人口大概是千万余人左右,没有练气士,没有诸子百家,甚至没有三教。人人衣食无忧,人人读书,夫子先生们所传学问所教道理,皆是四大显学与诸子百家的精粹内容,但是尽量不涉各自学问根本宗旨,不过主要是以儒家典籍为主,其余百家为辅。”
说到这里,茅小冬缓了一缓。
说得极慢,极其认真。
以至于茅小冬此刻身为书院圣人,都显得有些吃力。
陈平安开口问道:“学塾先生,是那精心挑选的书院贤人君子?”
茅小冬摇头道:“当然不是,不然就毫无意义了,因为即便成功,一国风俗最多演变成一洲,可却会饿死其余八洲,以八洲文运支撑一洲安乐,意义何囘在?所以皑皑洲刘氏在各方监督下,为此前期秘密筹备了将近四十年,方方面面,都必须得到到场的许多诸子百家代言人的认可,只要一人否定,就无法落地实施,这是礼圣唯一一次露面,提出的唯一要求。”


第438章 人心似水低处去
水雾弥漫的宫柳岛,崔瀺留下的那幅山水画卷,已经完全无法窥探。
若是坐镇宝瓶洲天幕上空的儒家圣人,想要看,当然看得到,但是不涉及大是大非的前提下,如此行径,属于“无礼”,甚至不是道理的理。
而这个道理高到成为礼的规矩,恰恰是礼圣当初为自己儒家订立的铁律,专门往儒家圣人施加的枷锁,束手束脚,很好玩。
事实上,在儒家坐镇浩然天下的漫长岁月里,有过许多惊世骇俗的秘密谋划,诸子百家的,十二、十三境大修士的,妖魔鬼怪山精神祇的,都有,有一部分胎死腹中,但是更多的,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力和深远后患。
但是这条规矩,雷打不动,依旧牢牢约束着神位上的儒家自己人。
是不是很匪夷所思?
不要觉得只有礼圣是如此不可理喻。白玉京,莲花佛国,一样有类似的一条线存在。


第536章 一洲大地皆起剑
张山峰想起一件事,“师父,我们修行之人,抱道山中,以山水灵气洗心物外,不谒王侯,未朝天子。可那儒家门生,到底如何修行?真的就只能靠读书吗?可如此读书就能修出境界来,那么岂不是世间所有人都可以修行了?若是有人偷偷将浩然天下的书籍带往其余天下,尤其是那座蛮荒天下,岂不是天大的祸事,妖族白白多出一大拨修士,结果越多的妖族,能够攻打剑气长城,这可如何是好?”
······
其实还有张山峰那最后一个问题,陈淳安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故意没有道破。
与年轻道士想的恰恰相反,儒家从来不阻止世间有灵众生的读书修行。
这是礼圣订立的规矩。

10.5 第558章 此中有真意
陈平安好奇问道:“在九洲版图相互流转的这些武运轨迹,山巅修士都看得到?”
“天下武运之去留,一直是儒家文庙都勘不破、管不着的事情,早年儒家圣人不是没想过掺和,打算划入自家规矩之内,但是礼圣没点头答应,就不了了之。很有意思,礼圣明明是亲手制定规矩的人,却好像一直与后世儒家对着来,许多有益于儒家文脉发展的选择,都被礼圣亲自否定了。”


第629章 处处杀机
老掌柜也与他说了些趣事,例如关于第五座天下的一些内幕,大好河山千万里,一处处风水宝地、远古遗址,一座座崭新的洞天福地,虚位以待,青冥天下那边,好像也能分得一杯羹,种种匪夷所思的大道福运,静待有缘人。老掌柜最有分量的一番言语,则是连邵云岩也从未听说、甚至想都无法想象的一桩秘闻,老人说许多儒家圣人,不光是在光阴长河当中的开疆拓土、稳固天地,为此陨落得悄无声息,其实战死之人,不在少数,所幸以那位“绝天地通”的礼圣,始终还在,率领一位位前赴后继的儒家圣人,在天幕之外的未知远方,与某些冥顽不化的古老神祇对峙已久。
邵云岩当时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其余三座天下,无需如此吗?”
老掌柜摇头说道:“无需如此。”
邵云岩还想问其中缘由。
身为诸子百家当中的一家之祖,老人却说:“不知道为好。”



(礼圣为浩然定下了规矩,上至失传,下至山下,规矩之内,泽被苍生)
(礼圣反对围剿大妖,不阻止有灵众生的读书修行,保住了小说家、商家,对人族飞升约束严,对儒家圣人约束更严,唯一一次露面提出的唯一要求也是在无忧之国时要求诸子百家皆认可才能实施,否定插手天下武运的建议,与后世儒家对着来,拒绝众多有益于儒家文脉发展的选择)
(率领众多儒家圣人,与古老神祇对峙良久)


(他还是当初那个承诺白泽的小夫子,竭尽所能实现当年描绘的世道)

11.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竟是挥了挥手,驱散烟雾,问道:“曾经我骂过三教圣人是貔貅,对?”
郑大风点点头。
老人笑道:“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位,会率先打我一记耳光。”


第60章 有鬼
宁姚转头好奇问道:“你才是陈平安修行的领路人?”
老人砸吧砸吧抽着旱烟,翘着二郎腿,望向屋外晦暗雨幕,笑道:“修行?这就算修行了?怎么,如今外边天地,又多出一位有资格立教称祖的家伙了?才害得世囘风囘日囘下,修行路上的光景,一年不如一年?不至于吧,那几位可不是吃素的,既然自己已经当了饕餮,就只能在这条不归路上,继续走下去,决不允许外人来分一杯羹。”
宁姚一头雾水,“杨老前辈,你在说什么?”
老人愣了愣,“你家长辈没跟你说过那些老古董的陈年旧账?”
宁姚摇摇头,“我祖父那一辈人,走得早,我爹娘又不爱说其它几座天下的故事,生怕我离家出走。”




(兵家和齐先生也先后因此被针对)
(没准会是三记耳光)

12.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冷笑道:“你当年要有本事让我多说一个字,早就是十境了,哪有现在这么多乌烟瘴气的事情。你东逛荡西晃荡,与齐静春也问道,与那姚老儿也闲聊,又如何?如今是十境,还是十一境啊?嗯,乘以二,也差不多够了。”
郑大风还是比较习惯这样的师父。
不过郑大风难得顶嘴一次,“齐先生与姚老头,学问还是很好的。是我自己悟性差,学不到精妙处。”
“我有说你悟性好吗?”


第255章 传道人传道
郑大风眼眶通红,布满血丝,直愣愣望向陈平安,大声喝道:“陈平安!齐先生可有话要你带给我?!说,直接说,有的话,我便心甘情愿做你的护道人!十年,一百年都无妨!”
陈平安摇头道:“没有。”
郑大风猛然起身,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院子里疯狂打转,脚步絮乱,连一个三境武夫都不如。
陈平安喃喃道:“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那尊阴神浮现在他身侧,他早已遮蔽了院子这一方小天地的气象,不会有任何声音动静穿过那道门帘。
郑大风四处乱撞,“齐先生,我听过你的很多次传道受业解惑,你一定暗藏玄机说与我听了,只是我当初不曾领会而已,想想,好好想想,郑大风,不要急不要急……”
小院之内,地面上出现一缕缕杂乱罡风,凝聚如实质剑锋刀刃,好在有阴神从旁小心翼翼压制,才没有击碎青石板撞烂廊柱门扉。
陈平安默默喝酒,用心仔细观看郑大风和那些奇异景象。
最后郑大风满脸泪水,脚步不停,只是抬头望向了陈平安,“齐先生可有道理教你,陈平安,你快快说来,不管是什么,只管说,不管是读书人三囘不朽的圣贤大道,还是为人处世的修身齐家,你只管说来……”
陈平安怀抱养剑葫,面无表情问道:“凭什么?”
郑大风几近哀嚎,“你是我的传道人!陈平安,你才是我郑大风的传道人!”


第170章 喝好酒的大宗师
李二环顾四周,突然有些了悟。
为何杨老头要他故意压制李槐的天赋根骨,又为何齐先生在那晚登门拜访,喝酒的时候,看似随口聊了那些,“强者拔刀向更强者”,如此回头再看,这根本就是齐先生认可了他的武道,当时齐静春就清清楚楚点透了,他李二自己一直在走、可惜却从未自知的脚下大道。
向更强者出拳,没有错!
跟宋长镜的那场生死之战,李二本就占优,他其实斗志不高,只不过是恩师的吩咐,听命行囘事而已,加上也确实想知道自己的武道斤两,到底有多少,所以最后打得还算酣畅淋漓,可内心深处,李二并没有觉得那是自己想要“出一口气”。
但是如今与整个大隋为敌,若说起因是为儿子李槐打抱不平,那么现在八面树敌,身陷虎狼环视的境地,李二笑了,开怀大笑。
李二之前在东华山之巅,他分明想要说点什么,可偏偏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只能打个明白。
于是在骊珠洞天窝囊了一辈子的李二,想通了,自己儿子这么听话懂事,还受人欺负,他这个当爹的,如果九境实力不够分量,未必打得服对手,那就破开他娘的九境,来个十境再说!




(只想说齐先生恍如神人)

13.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大致猜得出来齐静春当年的学问脉络。
道祖曾言,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
齐静春大概就是在想此事的破解之法,有可能是在试图反推回去,不是顺序,又是顺序。
甚至齐静春所思所虑,要比这个更大些。
可惜一切都已过眼云烟。

第444章 世间人事皆芥子
老秀才跺了跺脚,举目远望,“每个读书人,走到了高位上,就该好好想一想良心是何物了。”
老秀才喃喃道:“仓廪足而知礼节,这么好的话,你们怎么就不听呢?难道就这么年复一年,被道祖那个老家伙再笑话我们儒家一万年吗?”
金甲神人旁听过那两次三教辩论,关于老秀才的这番话,其实一桩惊世骇俗的争辩,他虽然算是老秀才的朋友,都觉得如何都吵不赢,可最后仍是给老秀才说服了其余两教的佛子道子。那场包罗万象的辩论中,又有过一场关于“大道废,有仁义”的争论,白玉京某位道子以此与老秀才论道,实在是惊险万分,结果老秀才不但吵赢了那位惊才绝艳的道子,顺带着连一旁暂时观战的佛子,都给说服了。
老秀才吵赢之后,浩然天下所有道门,已经固有的藏书,都要以朱笔亲自抹掉道祖所撰文章的其中一句话!并且此后只要是浩然天下的版刻道书,都要删掉这句话以及相关篇章。
那句话,就是“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三教之争,可不是三个天才,坐在神坛高位上,动动嘴皮子而已,对于三座天下的整个人间,影响之大,无比深远,并且戚戚相关。


第121章 快哉风
“君子贤人,读书多了之后,懂了更多道理,但是要切记一点,就像我大哥所说的,道德一物,太高太虚了,终究是不能律人的,只能律己!又故而立身需正,身正则名正,名正则言顺,言顺则事成。”
“除此之外,一旦独善其身了,若想兼济天下,教化百姓,大可以将自己的道德学问,像我们先生这样在学塾收弟子、传道授业。”
“一般的市井百姓,只需遵守乡俗规矩即可。”
“而王朝律法,专门针对违反乱纪,就是用来约束坏人的一条准绳,而且是最低的那根绳子,也是我们儒家礼仪里最低的‘规矩’。”
陈平安虽然用心听,可觉得话都听得懂,可言语中的道理,始终没有成为自己的道理。
难怪阿良说要多读书啊。
林守一不知何时已经正襟危坐的,皱眉道:“那是法家。”
李宝瓶面对三人,斩钉截铁道:“法必从儒来!”
林守一愕然。
李宝瓶看到心不在焉的李槐,气不打一处来,轻喝道:“李槐!”
李槐仿佛回到了乡塾蒙学的岁月,被齐先生在课堂上一次次温声点名,本能答道:“到!”
结果发现齐先生已经换成了经常揍自己的李宝瓶后,李槐悻悻然,觉得挺丢人现眼的,便继续低头摆囘弄木偶。
李宝瓶不理睬李槐,继续说道:“各有各的规矩,相安无事,世道清明,天下太平!君王垂拱而治!从而圣人死大盗止!”
林守一又开口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是道家的说法吧……”
李宝瓶眼神熠熠,大声道:“一法通万法通,天底下最根本的道理,必然是一致的!”
她好像记起了什么,在三人之前缓缓而行,“我在学塾最后一堂课,是先生单独跟我说起‘天经地义’四字,经义是我儒家立教之根本……”



(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礼后而义失,义后而仁失,仁后而德失,德后而道失)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三代师徒,一脉相承)
(盛德之世,人皆有仁义,仁义就看不出来,也就没有倡导仁义的必要。所以,一个崇尚道德品行的社会,同时也必然是一个风气颓废的社会,是一个道德濒现危机的社会)
(法家是基于对个体的不信任诞生的思想体囘系,道家是基于对个体的信任诞生的思想体囘系,而儒家是一个折衷的思想体囘系,既相信性善又主张束缚。“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就要求我们
1.不要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胁迫别人,这种胁迫制造不和谐。
2.不要只注重冠囘冕囘堂囘皇的大道理,要多从人类的基本欲求出发理解他人,人都不是圣人也都不是恶人。
3.没有绝对的圣人与恶人,不抢占道德制高点,也就没有邪恶轴心。)

14.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杨老头抬起手,抖了抖袖子,摔出那座被炼化收起的袖珍小庙,老人挥了挥手掌,金光点点,一闪而逝,没入郑大风眉心处。
郑大风纹丝不动。
杨老头说道:“物归原主,放在我这边,不碍眼,反正不会去看,就是糟心。”
那些金光,是郑大风的魂魄。


第558章 此中有真意
陈平安好奇问道:“李叔叔,你练拳从一开始,就这么细?”
李二笑道:“由不得我糙,师父那边会盯着进程,师父也不管那些习武路上的细枝末节,到了某个什么时辰,师父觉得就该有几斤几两的拳意了,若是让师父觉得偷懒懈怠,自有苦头吃,我还好,按照规矩,闷头苦练便是。郑大风当年便比较惨,我记得郑大风直到离开骊珠洞天,还有一魂一魄给拘押在师父那边。不晓得后来师父还给郑大风没有,虽说是同门师兄弟,可有些问题,还是不好随便问。”
陈平安愈发疑惑。
一直魂魄不全,还如何练拳。
李二抿了口酒,说道:“与你说这些也无妨,郑大风练拳之法,就在于魂魄各异,一缕缕魂魄,各练各的,三魂七魄,便需要在自己十个念头里练拳,所以师弟看门那会儿,瞧着经常犯困打盹,却不是真睡觉,辛苦练拳罢了。至于师妹苏店,又有不同,讲求一个白练夜练和梦练,师弟石灵山,是去往去往光阴长河,淬炼神魂体魄,经常会淹死在其中,所幸能够被师父将‘尸体’捞取出来。法子都是好法子,可最后谁能走到最高处,还是要看自己的造化,听师父的说法,各自道路,不小心练成废人的,不在少数。”


(三魂七魄已全)

15.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福禄街,有远游北俱芦洲的读书人李囘希圣,在大隋山崖书院求学的李宝瓶,远走中土神洲的赵繇。
桃叶巷有龙泉剑宗嫡传谢灵,去往大骊京城的魏家丫鬟桃芽,还有安心修道、治学两不误的林守一。


第32章 桃叶
老人久久站在家门口,看着两边的桃树,一名身材婀娜的妙龄丫鬟来到老人身旁,小声道:“老祖囘宗,看什么呢?外边天冷,可别冻着。”
丫鬟服侍老人有些年数了,知道老祖囘宗是菩萨心肠,少女对老人是有敬无惧,就笑脸嫣然,俏皮问道:“老祖囘宗,该不是想起少年时遇见的姑娘了吧?那位姑娘当时就站在桃树下?”
白发苍苍的老人笑道:“桃芽,你跟那送信少年一样,亦是‘有心人’啊。”
丫鬟得了表扬,娇憨笑着。
老人突然笑道:“这两天有个远房亲戚要登门拜访,到时候桃芽你就跟随家里那几个孩子,一起离开小镇。”
丫鬟愣了愣,眼睛一下子红了,哭腔道:“老祖囘宗,我不想离开这里。”
一向极好说话的老人挥挥手,“我再看一会儿巷子风景,你先回去,桃芽,听话,否则我会生气的。”
丫鬟只得怯生生离去,一步三回头。




(其他几个都比较熟悉,就回顾一下魏家桃芽)

16.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小镇运道最好的,往往根骨重,比如李槐,顾璨。当年老槐树落叶,数量最多的,其实是顾璨,神不知鬼不觉,当年那个小鼻涕虫,就装了一大兜。等到回泥瓶巷,被陈平安提醒,才发现兜里那么多槐叶。


第25章 离别
陈平安猛然惊醒,沉声问道:“顾粲,你有没有拿到一片槐叶?”
如果没有的话,陈平安不觉得顾粲是得了仙家机缘,说不定那说书先生的到来,就是一张催命符。
孩子一听到这个就来气,哗啦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大把,习惯性骂娘道:“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混账,偷偷往我兜里塞了这么多破烂叶子,我也是刚才偷溜出家的时候,藏那两袋子钱才发现的,不是赵小胖,就是刘囘梅那丫头片子!要是给我娘洗衣服的时候看到,可不又得骂我不省心了!亏得我这就要离开,不然看我不偷偷往他们茅坑里砸石头……”
孩子骂得起劲,陈平安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如释重负,眼见这家伙要使劲往地上丢,赶紧阻止这孩子的举动,无比神情凝重道:“顾粲,收好它们!一定要收好!如果可以的话,这些槐树叶子,最好连你囘娘囘亲也不要给她看到,这很有可能是为了她好。”
孩子茫然,但仍是点头道:“好的。”
陈平安长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下子我是真的放心了。”
顾粲突然身体前倾,使劲用脑门磕了一下陈平安的脑袋,呜咽道:“对不起!”
陈平安揉着他的小脑袋,笑骂道:“傻样!”



(天命所归啊)

17. ■第651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命最硬的,大概还是陈平安。
但是这一切,昔年骊珠洞天大街小巷的孩子和少年们,一转眼便过去了将近十五年时间,能够人人各有际遇、机缘和成就,并不是顺风顺水的。
不知不觉十五年,小镇很多的孩子,都已经弱冠之龄,而当年的那拨少年郎,更要三十而立了。


第60章 有鬼
老人自言自语道:“小姑娘,我问你,当一个人在心中默念的时候,所谓心声,到底是何人之声。”
宁姚愣了愣,陷入沉思。
很快就自然而然地闭目凝神,之后昏昏欲睡,最后她竟是猛然一点头,酣睡过去。
杨老头站起身,绕过少女,来到少年身前,用烟杆指着宁姚,对少年说道:“瞧瞧人家,一个点拨,几句话的事情,就能一举破境,再看看你,屁本事还没有,就喜欢犟,你跟谁犟呢,老天爷打盹多少年了,乐意搭理你这么个家伙?”
杨老头回到原位坐着,望向屋外渐渐壮大的雨幕,急骤雨点敲在院落地面上,噼里啪啦作响,老人神色有些伤感,“这么多年过去了,挑来选去,找了那么多人,不曾想反倒是最不抱希望的一个,命最硬。”


第196章 我辈武夫
在陈平安再次离去后,老人敲了敲那支色泽泛黄的竹竿旱烟,思绪翩翩。
在漫长的岁月里,老人暗中做了无数桩买卖的,哪怕是时至今日,他依然不是太看好那个少年。有人真的命好,好到可以形容为洪福齐天,往往就会一直好下去,直到某一次命不好的到来,山崩地裂,可歌可泣。但是命硬,依旧很难冒头,起起落落,落落起起,真想要往上走多高,难,很容易就被那些天之骄子们拉开距离,只能跟在别人屁囘股后头吃灰尘。
陈平安就像是老人眼皮子底下,那块庄稼地旁边的一棵野草,风雨里一次次被压趴下,苟囘延囘残囘喘,可能一条土狗撒尿都不爱靠边,只是每当春风一吹,次次新年新气象。
所以杨老头愿意顺势而为,不妨押上一注,押在这个原本最不看好的少年身上,小赌怡情,输了不伤筋动骨,赢了是额外的惊喜。
命好,就要一鼓作气。
命硬,有更多的后劲。
但是杨老头知道大势走向,大争之世,百家争鸣,群雄并起,会是一个天才涌现的“大年份”,千年不遇。
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你陈平安真的很难脱颖而出啊。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17条,下章见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