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653章 立身明月 奉饶天下 炭雪总结-炭雪小蛟龙-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652、653章 立身明月 奉饶天下 炭雪总结

原章节--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第652、653章 立身明月 奉饶天下 炭雪总结


炭雪小蛟龙2019-10-09 15:35:06

诸位书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一、落魄山风,一如陈先生
顾璨被小柳拐去作为重归白帝城的见面礼,书简湖三人组***是玩不成了,可对于曾掖来说,这个机会不挺好么?奈何性子着实软弱,气势上先弱个三分。
二人,一个鬼修,一个鬼物,确实不太适合逛水神庙,毕竟在世人眼中,他们应皆属于异类。终于到达龙州地界,是去顾璨家还是落魄山头,曾掖的建议是很有意思的。后面也说了自己也想先去落魄山,但是他提出的建议却是看似合理的顾璨家。这个做法就很曾掖了,先说出不是自己认为最合适的那个,而是给对方选择,对方同意,那么二人意见一致,皆大欢喜,对方不同意,那也不赖,正好是自己心里中意的那个。
冲拳向天,一身武胆。很少有人向地问拳,因为地就在脚下,天遥不可及。可向天问拳,也是要脚踏实地才能发力。裴女侠不愧是陈平安开山大弟子,前面有陈平安倒立头顶地,后有裴女侠跳崖挖大坑。小米粒,你以为大家都是鱼呀,跳崖扎猛子,被暖树骂了不冤。
赔钱的眼外加平安讲的故事,大体应该确认了来人的跟脚。不过江湖话还是要讲一讲,既然跟了师父那么久,自然应该知道师父做账房的事,忘了,那么对不起,就不认识了。马笃宜不愧机灵,立马明白。一句左边账房,算是递出名片。既然左边账房,那右边就是卧床喽,左右边之争,右边胜出。
小马惊讶于小米粒右护法的身份,曾掖反倒是习以为常,因为这种做法很陈先生。落魄山,不仅仅是客人身份没有高下之分,内部一样。
元来如果可以开启朱敛书库宝藏,会不会练成麒麟臂呢?
二、树欲静而风不止
是什么让春水一直坚持着活下去?是妹妹的枉死。
还记得最初的那个问题么?东山的那个问题。陈平安也只是给出了半个答案。
渡船事件就是大骊为了一统宝瓶而采用的腌臜手段,曝光出来,当然对大骊宋氏名声不好,但是相比较一统的文治武功,这件事也许只是在光阴长河中打个旋儿,就沉了,所以老兔子才不那么上心。这个事件可以说是东山那个问题的典型案例了,要答案的是东山,不是大骊绣虎。
那么之所以春水现在能到了落魄山,如朱敛和魏檗说的,是有人看落魄山在这里这么安稳,比较扎眼。
春水本来不想找陈平安的,是因为独孤顺端的恩情,而独孤顺端则是利用春水的恩情来寻求活命之法。春水能出逃,必然是大骊官方放水了,老兔子不在意,或者说他想看看,看看陈平安的答案。而布局之人背后必然是大骊官方。长春宫那位娘娘的可能性很大。
大骊看落魄山扎眼很正常,你落魄山在大骊那么特立独行的存在,宋氏怕是睡觉都不安稳。水神事件只是隔靴搔痒,于大骊而言远远没有达到预期。
落魄山以强势姿态屹立宝瓶洲北部,大骊看来又要出力了。
手中紧紧攥着妹妹的锦囊,只为交给陈平安。希望,妹妹能够活在她喜欢的那个人的记忆力。
三、十五年同学会
一晃十五年,孩童已长大。李槐都成了青年。
石嘉春组织同学会,南下的宝瓶缺席,除此之外当初的几个孩童再次相聚。
边文茂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人,观人相面不从心而论。而是站在自我利益的角度来分析是否有结交的需求。幸好不是他的同学会,不然,乏味,乏味的很。
林守一说的对,边文茂真心喜欢石嘉春就行。爱情,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的,二者不产生冲突就行。而边文茂其人如此势力,石嘉春想必也是知道。这就在于她自己的选择了。小边对她好,不介入她的朋友圈,她也不强行让小边介入,这样,就是她想要的幸福。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完美的事,在于我们如何取舍,做出一个让我们最舒适的选择而已。
赔钱看来是要破最强四了。用浩然武运馈赠换回崔爷爷的武运,很值。
大骊开凿大渎,此事在御书房开会时已提及,如今已动工。关于大渎作用,老崔开会时候有提到,目的是凝聚一洲水运,在抗妖之战发挥作用。这里有个脑洞,开凿大渎,会不会用来往南部沿海防线运输战略物资呢?
四、说一说顾璨吧
顾璨,陈平安,刘羡阳。泥瓶巷三杰。
三人实际上大体代表了于困境中崛起的三个类型的人物。
小时候的困苦,顾璨选择了睚眦必报,用尽手段追求更好的生活。陈平安则是莫向外求,君子自强不息。而刘羡阳,活的更洒脱一些。简而言之,顾璨内心狠,平安活的累,刘羡阳心大乐观。(怼天怼地刘大爷)
而顾璨恰恰给六只猫带到了书简湖这个混乱肮脏之地。成长起来的顾璨才明白自己的嚣张霸道是一步一步将自己推向死亡。是陈平安的出现,救了他。按照原来书简湖的规则,有你顾璨嚣张,就有比他更嚣张的人收拾他。用实力说话的规则,不就是如此么?也许在蛮荒天下的规则里,顾璨可以活的更好,可能明天就成为历史。但是在浩然天下,如此行事,必然格格不入,被大道规矩所排斥。
顾璨,毕竟他是个人。
他很聪明,不与陈平安做切割,这样他能活的更好,内心怎样不重要,陈平安想要顾璨做什么样的人,他就做什么样的人,顾璨,从来都是那个顾璨,为了目的,让他做什么都行的顾璨。
可要说顾璨没变么?他也变了,也许是陈平安的潜移默化吧,不能说他变成一个好人,但是至少不会让陈平安如同书简湖见他那般心累。
顾璨心里,陈平安是亲人,自己是陈平安的亲人,刘羡阳都比不上的。自己可是陈平安抱大的,而顾母的一饭之恩,好似给了平安一个家的感觉。
白帝城,顾璨的大道,即便是魔道,也希望顾璨挥刀只向恶人。后半生的好不能掩盖前半生的坏,但总归要好过一辈子的坏不是?
五、宝瓶洲有宝瓶
终于写到小宝瓶了。李槐二愣子,不知道宝瓶修行之事,可能他这辈子都在忙着擦鞋底上的狗屎了吧。至于宝瓶的修行之法,我更倾向于读书人的浩然气,因为她是齐先生的嫡传弟子。
陈平安护送几个孩子去往大隋山崖书院。如果说陈平安是几个孩子的求学之路护道人,那么宝瓶何尝不是陈平安心路的护道人呢。宁姚是感情线的女主,而宝瓶,则是故事线的女主。齐先生的弟子,是要将齐先生的学问延续下去的,将来浩然天下的第一位女夫子的。该有些戏份了。齐先生为平安做媒宁姚,选平安做小师弟,收宝瓶当嫡传弟子,三个人的故事,自然不会是三角恋这么老套的桥段。
引出宝瓶故事的,是魏爷爷,当初平安送信那位和蔼的老人。府内桃芽后面应该会有故事,不知道会不会跟许氏串联起来,不经意的成为对立面,本身就是一种无可奈何。
我觉得宝瓶在进门之前就已经发现这个元婴修士了,有个细节,宝瓶看了看狭刀和葫芦。而当对方现身之后,宝瓶同样没有慌张,大体给出宝瓶目前战力,可抗普通元婴。当然宝瓶的定心丸收李希圣的桃符。
小柳之前掐指算宝瓶算到吐血,如今顾璨要其相助宝瓶便出手相助。然后发现宝瓶修道资质如此之高,便忘了吐血之痛,反正如果能够重返白帝城,天塌了,也有师兄顶着。
盘了会儿桃符没反应,宝瓶选择玉石俱焚的手段,这个手段也透露着宝瓶修行之法。其实我倒是很好奇,那些文字是什么呢?
李希圣的现身说明了一件事,他知道自己是道老大分身之一了,至于实力,不用说了,这已经足够了。
小柳是吓坏了,规规矩矩打了个道家稽首。这就有意思了,白帝城一脉,想必也是某一脉道家了。
浩然很大,故事很多,都很精彩,也许我们习惯于盯着某个人一直看下去,其实人多了,故事也就多了,看书,自己舒服最好。
诸位,下午好~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炭雪小蛟龙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