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风停人不归》-穷酸秀才惹人笑-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二章《风停人不归》

原章节--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第二章《风停人不归》


穷酸秀才惹人笑2019-10-10 01:15:39

“爹爹,咱们这是去哪?”趴在男人后背上的小姑娘问道。

男子揉了揉闺女的头,“爹爹带你去讲道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追杀小莹儿了。”

袁雪莹眼里泛起泪花,她想娘亲了,先前那抹温柔的清风肯定是她娘,她感觉到了娘亲的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有些委屈过去了就过去了,可见到了父母那些小委屈就比天还大了。

袁风朴御风而行,罡风虽凌冽背后的小姑娘却不染一丝一毫。

闺女被欺负了,当爹的会一笑而过吗?

袁风朴御风快若奔雷,却不知有人踏风紧随,那人束发别簪,水仙袖随风飘摇,儒圣气象浩浩荡荡,此人不属儒教四大主脉三大学宫,就只是一个读书人,一个读成了儒圣的读书人。

夺亲之恨,要算一算的。
——————

半个时辰前,破败小庙外有一年轻男子怀里抱着个有些黝黑的小姑娘满脸温柔。

男子面前长剑意随心动,剑指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元婴刺客,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处理完这个刺客,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刘平思绪流转身体却不动分毫,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不能力敌,没有一战之力。突然,刘平剑心通明向前递出一剑做困兽拼命状,只是身体却反向后退,只见他双手掐出古怪剑决化作八道人影激射而出遁地逃亡。

“逃?我让你走了吗?”袁风朴面无表情,佩剑意随心动遁入地底一瞬而逝。

几个呼吸的功夫,刘平被一剑钉在百里之外动弹不得,袁风朴眨眼间便出现在刘平面前。

刘平已经认命,技不如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杀人者自当有被杀的觉悟,临死之际他想起那年墙头下那株红枫树,是时候休息了。

“囡儿,我遵守了与你的约定,不曾主动寻死,你莫要怪我,下辈子我还喜欢你,”刘平眼神恍惚,好似见到一名红衣女子向他招手,狡黠而笑。

“终于不用活着了,真好。”

袁风朴一剑斩下,这一日刘平死于他乡,尸骨无存。
——————

风神宗,门下弟子上千人,嫡传弟子二十七人,内门弟子五百人,外门三百,长老供奉弟子足有两百余人,不记名弟子更是不计其数,当的起一洲宗首之名。

袁氏,一个强大的氏族,掌控着风神宗已有几千年,可笑的是,袁氏主脉人口屈指可数,其中秘密,恐怕也只有老宗主知道了。

风神宗产业遍布一洲,跨洲产业也有不少,有多少钱恐怕没个概念,只是人人都知道风神宗很有钱,至于钱干不干净,又有谁能知道呢。

太阳照常升起,风神宗依旧是那人人仰望的庞然大物,就是不知道当它倒下的时候会有多少人会去在意。
——————

本是风雪不归客,奈何一念入凡尘。

万里黄沙常青处,一座不大不小的小木屋安静的待在角落里,院子里有一处菜园,青菜翠绿欲滴,看起来主人有很用心的在照料。

“囡儿,你到死都不让我去陪你吗?”一道人影浮现苦笑一声,正是白蛟剑仙刘平。

他想不通何时被她施了农家凤凰蛊,凤凰蛊,蛊生死,生蛊生,死蛊死。

原来,竟是如此。

只是如今三魂七魄丢了一魂两魄,眼前的刘平早已不复大剑仙之名,他答应了她不会主动寻死,却没说不能放水,只是一切没了意义。

刘平大袖一挥,一副光阴走马图出现,有女子凤冠龙首青丝绕,红衣倩影立桥头。

“罢了罢了,你赢了,囡儿,我好好活着就是了……”刘平收起光阴走马图倒在树下,一滴水珠划过他的脸庞。
——————

“小妹,哥带你回家,”说话声音已然颤抖的他,轻轻背起一具早已没了生机的女子,悲痛欲绝。

过往的点点滴滴,浮现眼前。

“哥,二十年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出家门?”有女子轻灵悦耳的清甜嗓音回荡在大堂内,带有一丝愤怒。

“早年为兄卜了一挂,你命犯桃花,何况外面人心险恶,你不能出去。”男子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淋在她的心头。

“哥,我不会犯桃花的,求你了,你就放我出去吧,在哥你的指导下,我如今已是金身境武夫,能保护好自己的,”委屈的少女声音沙哑道。

只要她能想到的,仿佛自己哥哥无所不会,琴棋书画诗酒花,拳法练气样样精通,周天卦象更是无人出其左右。

她知道兄长是为了她好,爹娘去世的早,是哥哥抚养自己长大成人,读书识字习武练拳都是哥哥手把手教的,可她不甘心一辈子都待在家里,她不信命。

男子叹气道,“小妹,你就听哥的话一次,我观你鼻梁三寸之上红光萦绕,卦象乃大凶之兆,听话。”

少女云秋枫说道,“哥,你若不让我出门游历天下,你我恩断义绝,以后不再是兄妹。”

“你……”男子云风涛气急攻心竟是说不出话来。

云秋枫夺门而出,留下云风涛一人望向小妹离开的背影。

期间数次派遣几人去暗中保护她,却次次无功而返,她不需要。

他身兼要职,事关天下之优势,不能离开。

几年后,再闻她之音讯,却是她成亲的消息,他悲从心来,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云秋枫成亲之日,他并未去,人没到礼却是不轻。

他纵然看那个妹夫百般不顺眼,可既是妹妹选择的人,他又能如何,只要他们幸福就好。

往昔兄妹情,又还剩多少呢。

事情已然发生,他欲寻得破劫之法,只是破劫未成,噩耗先袭而来,云秋枫,死在止境撞天门。

噩耗如天雷轰顶,云风涛痴狂癫笑凄凄惨惨,一人独闯断龙崖,带走了她的遗体,从此隐世不出。

什么撞天门,他全然不信,早在十年前云秋枫便是止境武夫,他要找出幕后下棋之人,区区一个袁斩仙还不够资格。

纵使一身修为付之流水又何妨,谁也不能欺负他占星儒圣云风涛的妹妹。

有本事取走云某人的性命,来便是。

在此之前,他要先找到一个人。
——————

莲花天下,

佛国净土,一洲大地皆是庙宇,僧人颇多,众多附属小国佣附王朝,也有得道高僧入世治国,天下呈稳定之势。

有得道大僧曾发下浩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诸子百家寄居在大地之上,出世忘红尘,入世为救人,人、妖处于平衡之态,佛者遍布满洲,出家人慈悲为怀,却不是无端慈悲,佛国净土尚有魔者,与佛者相对应。

有佛曾言,“杀人为救人,斩业不斩人,纵使一身业火焚身,亦不后悔。”

佛土大地灵兽多矣,多有菩萨坐骑共修大道,亦有妖兽为祸人间,幸众佛佑众生,香火之力不绝于缕。

佛国净土尚有两派,南宗释迦佛有顿悟之法门,佛者皆可立地成佛。北宗神秀佛反之为有渐悟法门,步步脚踏实地,以厚积薄发才能成就大佛。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佛之教义烙刻佛心,渐悟顿悟皆是佛。

法相寺,位于婆罗诃国与宝象佛国交接处,近来不算太平,江湖有消息传出,法相寺有重宝将出世,霎时间风云涌动,许多宗门长老带着门下弟子齐聚宝象佛国历练,哪怕不能得以重宝,长长见识也是极好的。

市井坊间,往往是驼子多见驼子,瘸子多见瘸子。

涉足长生路的修道之人,也是如此,会见到更多的修士,当然也有山泽精怪、潜伏鬼魅。

有女子头戴轻纱一路从宝象佛国来到法相寺,便见到了不少往南走的山下江湖人。

走过了两座佛国南部城池,她发现这边多苦行僧,面容枯槁,托钵苦行,化缘四方。

她若是路上遇见了,便单手竖起在身前,轻轻点头致礼,她是信这个的,因为娘亲生前便信佛。

此行目的只为散心,怎么散心,当然是找人练拳,女子正是云秋枫。

先前遇到一行人,听说有重宝出世,她便赶来,哪里热闹哪里有架打,好不容易脱离了大哥的“魔爪”,总要真正走一遭江湖。

离开家门短短一年,她便见到了许多以前想都想不到稀奇玩意,乡野之间好吃的东西更是数都数不过来,就是外面人有好有坏,刚出来时,她就被人骗走了好些钱财,吃一堑长一智后,她慢慢开始打量这座天下,最是人教堪乐处,人间四月芳菲天。

好人也有不少的。

“哥,人间是个好地方,下次我带你一起出来玩,吃大肉包子,嘿嘿,”云秋枫坐在树上,偷偷傻笑。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