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前情回顾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槐黄国是北地小国,不毛之地,朝野上下,都穷,以至于君王都没办法派遣官员按时祭祀五岳神祇,所以就有了礼、户两部部官员不上山的说法。 第191章 做买卖也是修行 龙泉由县升郡之后,原本龙泉县这个沾着龙气的特殊县名,就修改为了相对普通的槐黄县,郡府设置在大山以北地带,县衙依旧位于小镇之上,县令是一位姓袁的年轻官员,不同于亲力亲为的前任父母官吴鸢,袁县令极少露面,但奇...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个人分析

第508章 好人好姑娘 个人分析步行而来,啃着葱花饼,看着老人说着评书,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回到了小镇,刘志茂的评书将平安牵扯到了书简湖,梦粱国国师的评书把平安从银屏国副本画上了一个小小的句号。这个副本平安心境波澜起伏,恶蛟抬头,平安观恶知善,都为平安日后剑斩蛟龙做了十足的铺垫。连续将近十天的万字大章节,看的爽的一批,感谢老大将近十天的陪伴。银屏国副本小收官之际,梦粱国国师来见平安,自然是来表明态度的...


第五百零八章 姑娘姓真名好人 炭雪总结

总管一么么哒,然后就爆发~ 本篇副本结束,道理还在继续~ 一、说书人篇 儒衫老人还是来了,不过并非夺宝,而算得上是示好吧。精于算计,知道怎样的选择最好,自己想要的都得到了,见好就收,方为正道。 阳神真身与阴神出窍,化作说书人与徒弟,在路上等着平安。讲故事,说出了天地灵气变化带来的影响,也为后来剧情发展做了铺垫。 掩盖身份,化为二境炼气士,修为平安没看出来,气象使然,平安心生警惕,所以二人一番交谈就...


《好人小姑娘》本章分析

陈平安跟老人吃饭,其实是在饭桌上解决此地的问题。很多人关心异宝到底怎么办?陈平安还要不要了?那个老人野修到底什么态度?通过这桌酒饭上都交代清楚了。总管善于取巧,功力深厚,无声无息之间就把因果说个明明白白,下面就结合原文仔细说一说。“陈平安只是缓缓喝着碗中酒,始终没有动筷子。”只喝酒,没有动筷子,不跟老人抢食吃(不抢宝贝)。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只喝酒,不要好处。我只是过路,不平事管一管,心不定练一练而...


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

第五百零七章 书评之不兔不快 ◆关于何露其实看完本章不难发现,在最终定罪之前,真正死了的除了主动出手的金身武夫只有何露一人。何露该死有三点:首先,为了恶心陈平安不顾山下人性命;其次,多次主动献策手段卑鄙;最后,行恶不成被找上门来却将自己摆在受害者位置暗示对方咄咄逼人,极其恶心。而这种人却被范巍然等人视为‘资质心性俱佳’,讽刺啊,此等心性如何修得大道。 ◆关于苍筠湖湖君 一晚上起起落落实在是把...


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坐 炭雪总结

先说个错误,前两章分析贴出现严重错误,天上修士是夏真哈,误导书友了,抱歉,见谅! 本章看完,只能再次舔一舔总管了,你写出这样精彩的情节,我分析起来都费劲,不愧是总管。 八个字概括一下,一出好戏,双面伊人! 一、双面伊人陈平安篇 这几章看下来,是不是觉得平安有些陌生?杜俞看的害怕,晏清看的害怕,小翠看的害怕,平安自己也害怕。 从二月二那章结尾,老大已经给出了暗示(当时没想到啊,汗!)借杜俞的眼光,说...


第五百零七章 如神祇高做 依旧是不正经的解读

◆本章大部分剧情通俗易懂,闲聊几句①陈平安这个古怪的状态像是恶蛟占领了主导地位,有些类似于杨凝性的恶尸,却不完全一样。魏檗曾说过人心中须有日月,缺一不可。陈平安的日是齐先生,月是阿良,一个讲最好的道理,一个出最痛快的剑。崔瀺后来跟陈平安说了齐先生的下场(别人不讲道理,你就只能身死道消),阿良的出剑也不痛快(没能一剑杀了宋正淳,灭了大郦),这个时候陈平安又迷茫了。朱敛又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先做自己...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个人分析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个人分析想了很长时间,也看了吧里的很多的想法,决定分两个部分写,第一部分是对整个章节的总体分析以及自己对于这章的看法,第二部分是写平安如何利用言语精准的破坏了叶酣、范巍然、湖君殷候三方联盟,如何一点一滴的揭露何露伪君子的面孔,第二部分个人非常喜欢,这一部分是凸显老大对于人物的性格和心性弱点的精准把握,成功的将各式各样的人物放入布局中。第二部分我会单独开一个帖子如果有不喜欢的...


读如神袛高坐猜测分析

首先感谢很多书友的安慰,猜错不可怕,我会自我调节的,各位安心,比如我推测出了何露的不简单,儒衫老人有后手等。但是总管的套路猜不透。 进入正题,这一章其实是在呼应前文书简湖那里,人性可分为神性与人性,而人性又分为善恶两面。也就是书简湖善恶六分图拔高一下的神人两分。 本章,善基本没有出现,都是在后面控制神,恶两性在行事。 神性,本章提及的很少,不过我认为有一个明显的分界点,那就是翠儿出声提醒陈平安...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前情回顾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陈平安以折扇指向坐在何露身边的白发老翁,“该你出场补救危局了,再不言语定人心,力挽狂澜,可就晚了。” 叶酣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刚刚得了城主秘密言语传授的老人,一时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最后只能是锐气丧失大半,硬着头皮站起身,“那就让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东西,斗胆与剑仙聒噪几句?” 但是龙宫大殿之上,只听那位剑仙轻声言语了“可惜”二字,似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