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笔记]第519章

平安的答案案就在青竹上,前两章的答案就在今天。总管对这个小副本已经彻底复盘完毕,那就聊聊几个小点吧。1.强者陈平安阴神远游强杀萧叔夜,阴阳分离运用自如。能观心路脉络,行亭内,隋新雨的心中所想被平安一览无余。高强的修为,繁多的手段,都给平安的修心之路提供了便利,修力更能帮助修心。可平安并没有因为强大而冷了一副心肠,缕清楚来龙去脉,还是个陈好人。收了个徒孙,又惹了一身麻烦,背了一副担子。大篆失去了未来...


第519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个人分析

第519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个人分析给大家道个歉,小阿狸明天搬家,还要收拾新租的房子,明天没有时间写了。原本是想不写的,但是总觉得不写对不住那些一直喜欢我的分析贴的人,所以现在写一下,提炼主要的点,关于那些细枝末节就不多赘述了啊。如果有对于这章没看懂的,评论一下,我忙完了肯定会回的。再次真诚的给大家道个歉。还请大家多谅解一下。小阿狸谢谢大家了。一,隋新雨一路上唉声叹气,愁眉苦脸都是做样子给平安看的...


读答案就在青竹上猜测分析

首先感谢一下大家支持,考试顺利通过了,另外写其实是一个加深印象的过程,太久没写,可能会存在一些漏洞,欢迎大家斧正。 另外说句闲话,总管这本剑来,除了立意极高之外,最大的特点,我认为就是缜密,9成9的东西都经得起推敲,假如有读到有异样的地方,那么说明总管又挖坑了,比如前面的何露居然可以代表叶酣承诺给湖君多一成收益,果不其然,何露居然是叶酣的儿子。 所以有时候,不要忙着争,不妨等等看,下一章...


519章分析——我以我血荐轩辕,要留希望在人间

本章总管无非是想说明两个道理:一是探讨处于生死边缘极端情况下的人为求活命不择手段,究竟是对还是不对。二是解释救人与否的原因和救人方式方法。这也是近些天读者在不停讨论的话题,总管在文章之中讲述了他自己的观点。下面分别来看一下。先说第一个问题,原文如下:“陈平安捻起了一颗棋子,“生死之间,人性会有大恶,死中求活,不择手段,可以理解,至于接不接受,看人。”向生求活是生命的本能,这种本能是先于一切礼仪法则...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炭雪总结

最终的复盘,一个看了很久的答案一、最后的棋局隋景澄在赌,赌陈平安一直跟在身边,不得不说,她的赌运真的不错,不错到可以称之为赌术了。四人的危险仍未消除,江湖高手前来截杀,身穿女儿保命法袍的隋新雨高声呼叫并未起到什么作用,隋景澄用自己微末的术法,以及那三枚金钗换命的打法,干死武夫。合该她赌术好,武夫要生擒她,用刀背。随后的小树叶远处放冷箭,目标直指其父,景澄忍痛再用金钗抵挡,奈何实力相差悬殊,眼看其父...


第519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前情回顾

■第519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下一刻。 一袭负剑白衣凭空出现,刚好站在了那枝箭矢之上,将其悬停在隋新雨一人一骑附近,轻轻飘落,脚下箭矢坠地化作齑粉。 又有一根箭矢呼啸而来,这一次速度极快,炸开了风雷大震的气象,在箭矢破空而至之前,还有弓弦绷断的声响。 但是箭矢被那白衣年轻人一手抓住,在手中轰然碎裂。(脸疼吗?)(就是好奇会不会出现:又是讲道理,好烦啊,陈平安你当时为什么没出...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看点 最近实在事多,行文上可能又疏漏,或者表达上有问题,欢迎前来指证! 看完新章,感触颇多,容我练下西瓜皮剑法! 隋景澄着实不一般,虽才二境练气士,但对人心人性把握确实了得,在生死一瞬,阵杀那位被人“遗忘”的武夫;后遇曹赋,在绝境中,仍是面色沉稳,计谋百出,奋力搏杀,于绝境中搏一线生机,想来经兔兔调教一番,修为日进,必为落魄山,以后宝瓶洲整合资源,乃至抵抗...


第517-518章 个人分析

第517章-518章 个人分析前一章是局,后面是对局的复盘,简单的对这个局进行解析一下。这个局应该是某一位大佬对平安的观道,那场雨来的太巧和文中一些的线索都是一些明证。平安遇雨,但是这场雨过于蹊跷,所以在行亭中,以棋子来复盘上文提到的,亡国太子和剑仙的棋局,以此来推论背后之人,(个人认为这次观道平安的是剑仙嵇岳,没有依据,纯属于个人推测),上文提到的种种都在棋盘之上,平安应该是想到了水蛟的关键所在...


第517章 第518章 前情回顾

■第517章 读书人和江湖人以及美人 老人抓起一把白子,笑道:“老夫既然虚长几岁,公子猜先。” 陈平安捻出一颗黑子,老人将手中白子放在棋盘上,七颗,老人微笑道:“公子先行。”(猜先,围棋术语。是围棋比赛中用来决定双方谁先行子的方法。猜先的顺序是:先由高段者握若干白子暂不示人。低段者出示一颗黑子,表示“奇数则己方执黑,反之执白”,出示两颗黑子则表示“偶数则己方执黑,反之执白”。高段者公示...


517、518章分析——多智近妖隋景澄,复盘读心陈平安

"那条茶马古道远处的一棵树枝上,有位青衫书生背靠树干,轻轻摇扇,仰头望天,面带微笑,感慨道:“怎么会有这么精明的女子,赌运更是一等一的好。比那桐叶洲的姚近之还要城府了,这要是跟随崔东山上山修行一段时日,下山之后,天晓得会不会被她将无数修士玩弄于鼓掌?有点意思,勉强算是一局新棋盘了。”大家对于姚近之应该记忆犹新,当时陈平安对其评价颇高,这里对隋景澄的评价犹胜姚近之,到底是为什么呢?隋景澄又从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