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琳梦之樱 文章收录总数:153

第六百二十四章 剑修

第622-624章,对峙;炼剑;剑修 综合看点 三章内容较多,照旧还是分点简述看点,如有疏漏或不足之处,还望大家海涵。 战争由始至终,几章终结。观622及623章内容,可以有诸多惊人信息,当然,坑也不少。 【刘羡阳教剑】 对峙开篇,介绍的就是守城方面的战事。刘羡阳不希望陈平安身死,故而教授了陈平安他老刘家的祖传剑经。小时候教平安捉鱼摸虾,长大后传授剑经,可能都是让平安活的更好...


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没我刘羡阳便不行;第六百二十章 大家都是读书人;第六百二十一章 学剑 综合看点 三章内容较多,分点简写看点 【刘羡阳问心】 弗一到剑气长城,刘羡阳马不停蹄的就找到了酒铺。跳过那些兄弟之间的问候,直接问心。因为刘羡阳知道,婆婆妈妈的烂好人陈平安总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书简湖,作为平安目前最为难熬的一段经历,也就只有刘羡阳能说,能评论。正如刘羡阳所言,他们都...


樱酱酒铺★陈平安的絮叨

最近两章,百变陈平安让大家大开眼界吧。可老可幼,可男可女。当年那个被陆抬恶心的够呛的草鞋少年丢哪儿去了? 生存多艰,一开始帮大澈指点江山的时候,就有玉璞境大妖盯上了陈平安。步伐再多变,容貌再如何改变,还不是被己方剑修一语道破?那对面的大妖也是带脑子的不是,陈平安一咬牙,一拧腰,豁出去了。女装,只有0次和无数次这两种区别。我估计娘化平安再来个“讨厌~”哈哈哈,对面的妖族不得恶心疯了。咳,我估计...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看点本章多是围绕人心打转。以人为点写看点。 【范大澈·追逐】 范大澈,是一个优等班学生误入了火箭班,跟学霸扎堆作战的倒霉又好运的龙门境修士。战力、装备欠佳,心态欠佳,不过一切有陈平安叨叨,总归是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 陈平安打的给别人帮忙看长城的旗号准备开个小型战术辅导班,盯着范大澈,羊毛就逮着这个老实人使劲坑了。大澈一句怕自己小命不保,成功撵...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看点本章多是围绕人心打转。以人为点写看点。 【范大澈·追逐】 范大澈,是一个优等班学生误入了火箭班,跟学霸扎堆作战的倒霉又好运的龙门境修士。战力、装备欠佳,心态欠佳,不过一切有陈平安叨叨,总归是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 陈平安打的给别人帮忙看长城的旗号准备开个小型战术辅导班,盯着范大澈,羊毛就逮着这个老实人使劲坑了。大澈一句怕自己小命不保,成功撵...


第六百一十七章 谁能与宁姚般配

第617章谁能与宁姚般配 看点 随着祖妖的归来,妖族筹谋部署多年的计划,终实施了起来,祖妖的回归不只是给蛮荒天下增添了一位15境大佬,而是对于蛮荒天下的整合,从一盘散沙的变成了一只强大无比的巨矛,集蛮荒天下之力,全力攻打剑气长城,攻入浩然天下,不破浩然誓不完。 白莹的一番想法彻底的将蛮荒天下的后续计划暴露了出来,正如文中所说,集半个蛮荒天下之力,剑气长城必破,而今剑气长城面对的却是整个蛮...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下洗剑为斫贼 看点 (工作有点儿忙,简写) 昏昏沉沉三日,大梦初醒。初一一改往期矜持傲娇,积极邀功,可见是战斗中打的开心了。不过不开心的也有,比如文胆小人和水府的绿衣童子们。多少有些寅吃卯粮嫌疑的陈平安打架败家只为艰难求胜。身为棋子(倾向于平安是测试对方战力的参照物),更要努力去战胜。 不过还好搜刮地皮有些收获,好东西都给了山祠木宅,一副品相都没了的破画给小人。...


第六百一十五章 离真死了

第六百一十五章 离真死了 看点 离真死了,死于一个又一个的小意外最后变成的那个万一。更是死于对自己的绝对自信,以及对陈平安的轻敌。宁姚之下,的确再难有剑道天才。可能是蛮荒妖族在收集情报上有误差,或者是离真压根没太当回事。不知道眼前这个二掌柜最出名的不是卖酒开局,而是战术开花。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是面对陈清都钦点出来应战的陈平安。二掌柜,心可黑。还好,此人是剑气长城的半个自...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第六百一十三章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第六百一十四章 为何话多 看点 十四王座,我龙抬头 脱白小儿,为何话多 【祖妖至,众妖来】 从几十章前看点说起“妖族攻潮序幕”这词便不断闪出映入各位眼帘。无数次推敲,反复的猜测,终于熬来了这一波攻潮,不得不说老大养气功夫了得,看的都快沉不住了。 一点寒芒先至,众妖列位而来。一线排开,座次十四,老鼠洞倾巢而出。 金袍的想吃尽浩然神邸身 贪财的想到骊珠收飞升台...


樱酱酒铺★同人--七夕月倾城(刘灞桥苏稼)

樱酱酒铺★同人——七夕月倾城(刘苏) (本来是闹的玩儿参加活动,结果不写完感觉对不起柳灞桥和苏稼的这段故事,那就补个开头跟结尾吧。) 正阳山,就在众人为陶紫庆生的那天,山门背阴处却有个女子被人扔了出来。混着一身杂役衣物,脸上沟壑纵横,更是染了好多尘土。“你这个罪奴赶紧滚,别污染了正阳山的气运。就是因为正阳山有你这个中看不中用花架子,这么多年才会被风雷园压制。”看门的中年人恶狠狠的说到,“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