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左手捧舒 文章收录总数:0

第六百五十八章 翻一翻老黄历 唱一唱太平歌

第六百五十八章 翻一翻老黄历 唱一唱太平歌 这一章总体来说比较炸天,白帝城主的师父出来了,虽然身份没有明说,但大家应该能够联系到《桃花》 中的陈青牛,这里推荐大家去看看《桃花》,有很多和本书有关的人物场景。 来看本章: ✪顾璨母亲 穷怕了的人,一朝富贵,往往要么吝啬无比,要么老子天下第一,顾母如今就像后者,可劲的造,怎么舒服怎么来,白玉狮子、青花台阶、兽首门环、富贵门房。其实这都是以往顾...


第*****章 夜半凉初透

第*****章 夜半凉初透 要看风景,就要在高处,当初陈清都曾对那位坐镇天幕的道家圣人笑言“居高望远,风景更好。” 还有那位很少走出自家的白帝城主,在那座比剑气长城都高的白帝城头,与身边人感叹到“独向西风,登高望远;坐北观南,乱山斜日。”身边人当时回到“孤身东行,如虎下山;东寻西觅,绿水青山。”被城主调侃“我就再奉饶一回?” 当时已经就是个老人模样的崔巉抬手指向上方更高处,笑着回敬城主“...


655章 高处无人,656章 学塾那边

第655章 高处无人 出拳向更高处 最近几天特别忙,更新也跟不上看,没能赶上写章评,这里补上。 ✪裴钱 破镜成功的落魄山大弟子裴钱因为破镜气象过大,引来了南苑国一些人的关注,这里面有职泽所在的董仲夏,有意图招揽的王光景,代表的就是新帝魏衍和亲王魏蕴,魏衍求稳为民生,是个好皇帝;魏蕴求乱为自身,是个野心家。老皇帝魏良试图背后指点江山,让两个儿子相互制衡。这像不像四爷和八爷的样子? “此人未必是新...


第六百五十四章 年轻朱敛 无我这般美男子

第六百五十四章 年轻朱敛 无我这般美男子 本书第一秒人朱敛终于露出真容,这里借用《雪中悍刀行》内的一段话(略修改)进行开篇: 莫说我穷的叮当响,大袖揽清风; 莫讥我困时无处眠,天地做床被; 莫笑我渴时无美酒,江湖来做壶; 莫觉我人生不快意,双拳破天外; 无我这般浪荡儿,敢叫浊世退两边。 无我这般芝兰客,敢叫万军不上前。 无我这般自在人,敢叫青竹不作眠。 无我这般美男子,敢叫凛冬展笑颜。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一山还有一山高

第六百五十三章 谁可奉饶天下先 一山还有一山高 本章的内容很好理解,就是李希圣再次装逼,第一次是以六境练气士对曹峻九境剑修不败,第二次是只靠写字就把落魄山压低一尺,第三次是口呼白泽让白老爷听到,这次是再一次装逼,一如既往的猛。 至于关于李希圣道老大分身之一,入住郦珠洞天代替陈宝舟收取陈平安气运等等,这里就不再细说。 先来解释一下本章相关: ✪魏本源是郦珠洞天魏氏家主,是一个矮小并且慈眉善目...


第六百五十二章 立在明月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第六百五十二章 立在明月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本章章名“立在明月中”,有首杨万里的诗“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诗句写得是酷暑,书里却是隆冬时分,其实是毫无相关的,之所以拿出来说,是圈里的争吵让我想说两句。 酷夏的夜里和白天一样热,所以打开房门,小站片刻,月光如水,借着赏月追求一丝精神上的“凉”。 书圈的夜里和白天一样吵,一片清净地难寻,大家都算是读书人,书里也教过我们“不以最大的恶意...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桃叶依旧见桃花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不知不觉十五年 桃叶依旧见桃花 ✪写在前面: 整体的剑气长城副本自左右离开之后,目前只有陈清都一人能引起广大读者的些许涟漪,对于大部分读者来说,陈平安宁姚以及隐官一脉的剧情总体就只剩下装逼了,似乎缺少了一些东西,这也是广大书友期待阿良归来的原因之一。 本章写了落魄山,清风城,郦珠洞天的一些剧情,不知不觉十五年,当年的孩子们长大了,都有了各自的人生成长,算是对剑来这本书进行了...


剑修家乡何在 两人岁月静好

剑修家乡何在 两人岁月静好 写在前面,陈公子誓要将章节混乱到底,昨日应该是六百四十九章,写成四百六十九章;今天应该是六百五十章,写成六百七十章。 大内总管混乱,书友刀片何在,削他… 本章又挖新坑,简单谈下个人理解,大家参考即可: ✪第一个坑是剑气长城剑修的家乡,一半来自蛮荒天下,一半来自第五座天下。 ✪第二个坑就是武夫的成神之路。 先看第一个: 之前六百三十二章提到过剑修问剑与天的时候...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道中人 相遇不晚

第六百四十九章 同道中人 首先祝大家假期愉快,共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本章虽然可能没有燃点,一个妖祖没有登城,一个宁姚没有砍死玉璞境妖族剑仙,一个陈平安也没有捶杀元婴剑修,最后出现的“狗日的同道中人”也没有死战,但可说的点还是不少的,也相对不太好表达,这里简单说一说。 ✪陈清都&魏晋 第一:妖祖不是剑修。(ps:原来问剑托月山,竟然不是问剑剑修,而只是问剑托月山,所以三人去,半人回,是...


国庆寄语

《热爱》 我用残缺的双眸眺望高耸的城墙 这一角撒着血和肉,那一角已陷入硝火 这一座城就是我的家乡 四季,尘土飞沙如甘霖 青神酒内有品不尽的快活和心酸 这倒悬山的大门忽近忽远 海市蜃楼的灯火渐行渐远 这坊间的法袍沾满了妖族鲜血 街巷的娃娃,出生就意味着你的不凡 那么多,若干年后还有几人在? 宅院的姑娘,淡妆也难掩盖你的风采 那么美,他日曳落河摇船,人在画间 我握着破损的长剑,磨娑这厚重的城墙 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