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左手捧舒 文章收录总数:71

《梦浩然》之长城寻梦

《梦浩然》之长城梦寻 作者:陈平安 连载 ———— 自序 余生不辰,阔别落魄山一十二载,然浩然天下无日不入吾梦中,而梦中之浩然,未尝一日别余也。前十五,二四,两至长城,如初见山崖倒悬于旷海,再见孤峰曳铃于碧天,道家之天印,刘氏之猿蹂,已不复再见,瓦砾无存。 如再见悠悠古城,恍如昨日,然则茅屋不在,人亦不在,如洪水过处,不复生机,独吾苟活尔。余之梦寻长城,非长城,在长城也,星辰,流彩,...


第708章 圆脸姑娘 章评

第708章 圆脸姑娘 章评 本章内容概括来说就是【荀渊战死】,【雨四现身】,【周肥游离】,【圆脸姑娘】,【远古神祗】几个方面,总体又回到了妖族和浩然天下对战的大事件之中。 而我们期待的宝瓶洲也终于开始对战,逐步登上舞台,如何守住宝瓶洲,希望能看到更多的崔巉布局,更多的熟人,更多的大争之世,小镇少年百花齐放,妖族入侵是长线,剑气长城和宝瓶洲应该就是本书的两个重头戏。 来看本章: 【荀渊战...


第*****章 日月我思

第*****章 日月我思 白也出剑之后,天幕尚未合拢,原因很简单,三剑而已,几个呼吸之间。 几座天下的天幕合拢速度十分缓慢,当年白也一剑劈开黄河洞天,黄河水倾泻而下,三千丈黄河水数千年不曾停歇,飞流直下。随后才有白帝城主建起白帝城,于彩云间竖立起包括琉璃阁在内的众多洞府,于彩云间竖立那杆“奉饶天下先”的惶惶大旗,于彩云间竖立天下魔道巨擘的领袖地位。 传说当时犹然得意的白也重回故地,留下了“...


第706章 十四境 / 第707章 以一城争天下 章评

第706章 十四境 / 第707章 以一城争天下 章评 有点特别的事,所以两章放在一起,挑选着说几点: 【】706章 【玉璞境】 这章有个问题就是:为何陈平安升到玉璞就彻底与剑气长城共存亡? 这是一个新说法,怎么理解?我们来看合道,合道是道家炼气的过程之一,所谓炼气,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个阶段,对应文中来看,化气也就是人身小天地或者五行牵动大天地,所谓化神其实...


第705章 化雪时 解析

第705章 化雪时 解析 又是两万+的大章,本章主要描写了裴钱问拳,君壁复盘,邓凉访友,白也横剑,穿插了一些各地局势,着眼细节,一一解释: 【裴钱问拳】 ✪战力设定: 看到很多人说战力崩了,这里简单说一下,本书战力的基本设定:(基本设定也就是刨除人的特殊性) 以练气士为标杆,武夫+2,剑修+1,主场+1,仙剑+1 (说明:仙剑+1这个设定是作者贴吧回复说的,在文中,按杨老头的意思,在十一楼...


第704章 朱颜敛藏 章评

第704章 朱颜敛藏 章评 *朱颜半已醉,微笑隐香屏。—《美人篇》—萧纲 只看章名,朱敛去往清风城已多年,终于再次提起,朱敛盛在颜值,让魏檗感叹“我自惭形秽!”;敛藏有蕴藏之意,对于朱敛就是藏于面皮之后。 文中又有“竹帘,谐音朱敛”之说,竹帘遮面,帘即面皮,美人隔帘,就是朱颜隔面皮。 真的是:百年修的徐凤年,竹帘敛我美朱颜。 来看本章: 【斐然陈隐】 蛮荒天下百剑仙排名第一,大...


第703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 章评

第703章 又一年五月初五 章评 【爱屋及乌】 谢松花在剑气长城短暂出场,因为一句“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又因为一句“腚儿又不大,腰肢儿又不细”让人印象深刻,再联系北俱芦洲的竺泉,郦采,桐叶洲水神娘娘…作者对豪迈女子似乎很有偏爱,有点故事!? 谢松花爱屋及乌,因为隐官陈平安的关系,瞧着裴钱当自家人,大概去过长城的修士都会如此,这是陈平安的香火情,一个是剑气长城劳心劳力,一个是让他们带走...


第702章 数座天下第十一 章评

第702章 数座天下第十一 章评 本章整章都在写裴钱,简单说下: 【投蜺城】 投蜺:谓天降虹霓,示天下大乱。《后汉书·杨赐传》:“案《春秋谶》曰:‘天投蜺,天下怨,海内乱。’ 这里作者使用投蜺城,也有示意大乱之世的意思吧。 【沛阿香】 沛姓:读bèi,远古姓氏之一。 阿香:神话传说中的推雷车的女神。 宋 苏轼 《无锡道中赋水车》诗:“天公不念老农泣,唤取阿香推雷车。” 雷公庙十境武夫...


第701章 风雪中 章评

第701章 风雪中 章评 年底忙了十几天,只更新了四章,看来春节临近,大家都有很多事,走亲访友,聚会喝酒,重点是平安。 【命名】 烽火早就发起了众筹,这章通过老秀才给出了些许信息,整理一下: ✪恩桃 最得意白也原型为李白,李白又有庐山草堂; 白也草堂建在桃树边,庐山南麓就是陶渊明《桃花源记》的原型地。 桃花源又名康王谷,桃树结果是为“恩桃”,所以文中所引大概如此,草堂所在地就是庐山。...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章评

第696章 破境不需要等的 章评 写在前面: 烽火无衣,火炉红泥,影照粉灯,汗流浃背。 第一不够票数,票数不够又得不到奖品。好可怜的一只戏诸侯。 助理妖孽抬手拍了拍那人肩膀,轻咬嘴唇,轻声道:“要不,就算了吧?” 她只恨自己不够放的开,无法亲身为他抛球拉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眼睁睁盯着那一摞子书籍发呆。 陈烽火抖了抖肩,猛然转头道:“书友的眼睛是雪亮的,虚名之下,安有太监?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