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世事若愚 文章收录总数:53

长篇连载同人文《末法之后》

本文由世事若愚主笔 白纸福地穗山山神、风伯、义山策划 在本帖长期连载,每周五章左右。 大家可以点击只看楼主阅读全文。 简介:远古大战,五座天下重新合为一处,但光阴长河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 经历了万年治世后又一次末法之世来临,阴阳家老祖以全部修为再加永无来世为代价,得出末法的尽头是——毁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视天下如草木一秋。 于是受纳天地灵气,为期万年,欲以此为天下寻求末...


剑来同人系列贴之末法之后

古城高万丈,久经岁月的墙体上长满了苔藓。 周边古木森森,更有在大胤已经无处寻觅的云杉,枝叶绵延竟有千米之高。 一道大江从城中奔流而过,自那座名为托月峰的南荒最高点发源,途径剑渊扩展为百里江面的大夏第一江。 滚滚向北而去。 末法时代之后,天地间再无灵气可供修行,于是那些上古的仙人遗迹便只剩下了高山仰止的外在,如同矗立人间的绝美幻境。 美得让人失神。 这座矗立在雨林中的“万里长城”便是上古最大的遗迹之...


胡说剑来(6)

“师傅,听说最近酒楼骂你的挺多哎。”蓝衣小童百无聊赖地晃着双腿,用手遮挡茅屋外的阳光。“听不见听不见,骂我的都是毛毛虫。”“不过他们骂得啥子咧,要是有理的话我就跟着一起骂。”老人叼着烟袋,悠哉地吐出一口烟圈。“还不是说您最近水得一批,不好好讲故事哩,改成夸某个人,用一位大髯汉子的话说,您老就在那整天念叨:‘这陈平安忒帅咧,玉面小郎君,品德又高尚,这样的好人哪里找。’”“这刘羡阳,潇洒得一批,心境如...


为伊长战(1)

“采莲兮泛舟,曼舞兮轻歌。”“伶仃兮北望,泪染兮罗裳。”女子泊舟于洛水之中,朱衣飘荡。姣好的侧脸上泪珠缓缓滴落,在平静的湖面上泛起涟漪。泪如雨下。大骊铁骑南下,朱荧王朝主力被歼灭,兵败如山倒,却有一青年将军率领麾下千骑正面迎战大骊追击的一万先锋。以骑战对骑战,高呼着“凯还”赴死。死前以手中长剑刈下了那面所当皆破的龙旗。他曾笑言:“八百子弟足矣,必斩龙旗凯还。”也曾掐着她的脸颊,眉眼温柔:“北有雁至...


清都不复

晨光微熹。 老大剑仙登上城头,目光透过倒悬山看向那艘以一洲之地打造出来的渡船。 在万丈霞光中往北而去,去往那个一洲即一国的大骊。 他看向下方缓缓入城的百万妖族,问道:“这一剑,不帮你的徒子徒孙们挡下吗?” 他身侧空无一人,可随着话音落下,一独臂老者便在他身侧成形,摇头笑道:“陈清都的最后一剑,即便是我,也挡不下。” 陈清都哈哈大笑:“小秀才教了你学问根砥,那位又认你为主,我便教你一剑吧。” 他对着...


空有龙吟

三千年前,群龙矫首向空,遨游于九洲四海之上。 三千年后,一个名叫王朱的女子苏醒,睁眼所见便是囚龙之地。 百里方圆,无处不是故人,周身所语,皆为亡魂。 他挣扎着爬出深井,面目狰狞,经杏花巷去往泥瓶巷。 那里有个叫陈平安的男孩,身负大气运却丝毫截留不得。 有个叫宋集薪的男孩,为龙气钟会。 那一晚名叫马苦玄的傻子开了窍,坐在尽是风雪的屋顶上,遥望四方星辰。 龙珠王朱,风雪归人。 泥瓶巷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胡说剑来特别篇~长城殇

嘿嘿嘿,老爷子别走啊,来给我们讲讲这长城蛮荒,战得如何一个酣畅啊。加银不? 老翁抠着鼻子问道。加加,之前欠的二两银子也一并补上。 店掌柜赶忙赔笑道。老人一抬手,青衣书童赶忙把那本翻了无数次的《胡说剑来》递上。师徒俩重新在桌案上落座,书童不忘瞪了一眼店老板,朝他做了个鬼脸。酒客们立刻欢呼起来,那个上上上上章出现的大髯汉子再把酒壶拍在桌上,表情动作和《胡说剑来》(1)如出一辙,这回换了台词:“老头,你...


长城殇(2)

陶文关上了木门。 身后破败石屋一瞬间灰飞烟灭。 妻子的妆箧、旧衣物、葱花珍藏起来的女红、骑乘的小小木马都被他收入咫尺物中。 还有妻子缝补法袍的针线,女儿幼时脱落的牙齿,还有... 剑气长城无坟冢,死后骨灰便飞扬于天地间。 剑仙陶文走出小巷,穿着大婚时的一袭银袍。 杨叶,陶榭,你们娘俩,再等我一会儿。 大剑仙岳青缓缓走出岳府,身后唯一老仆送行。 泱泱岳家百儿郎,十有七子御城头。 只因他们姓岳。 身...


长城殇(1)

“长城高,飞燕亦撞墙。长城长,千里未及疆。长城雄关浩然南方,百万剑仙把名扬。” “勒石托月山,濯剑曳落江。陈家老祖名清都,有剑长气剑气长。” “生于斯,长于斯,杀妖于斯,饮酒于斯,长歌于斯,所爱于斯,埋骨于斯。” “来生还做陈家郎,剑串三月斩妖王,刻字归吾乡。” 苦夏剑仙独自一人站在陋巷中,以手抚着灵犀巷斑驳的墙壁,有漱漱的尘土剥落。 这处陋巷有一门陈氏别支,年轻剑修闲来无事便教了孩子们这些歌谣。...


云曦之上

江北之路,有一行人缓缓走来,锣鼓鞭炮喧嚣。 临江北岸有望海亭,为昔年大文豪在此凭栏,以海比江,做文“海上明月共潮生。” 故沿堤建有行苑,风景建筑,又以此亭为最。 来人皆着喜服,沿途有妙龄女子将花洒下,卵石路上人皆有欢笑言辞,两队人簇拥着一位女子。 头覆红盖,身形望之难忘。 本地乡绅齐至,过望海亭又有木桩钉入江中,上铺木板,略略高出江面。 过亭而走,便只有两位丫鬟搀扶着女子缓缓走入江心。 江水浸湿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