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首页 当前课代表:世事若愚 文章收录总数:130

大骊武卒

官道两侧,柳树洒下大片阴凉,一骑骊马刨起前蹄,躁动地打着响鼻。 骑卒轻抚马颈,跃上马背。 他回头望望前来相送的家人,侧身竖起大拇指,爽朗笑道:“爹,娘,以后邻里谈起儿子,都要说这个。” 已近花甲的老翁重重敲了敲拐杖,却只是轻轻说道:“一路小心。” 老人率先转过身,停留片刻,在骑卒离去前,缓缓踱步返家。 妇人抱着的男孩急忙道:“爷爷,爷爷,您为什么急着回去啊。” 老翁不答,步履稍迟。 老妇笑道:“景...


读书人们

南婆娑洲,有书院贤人立在一户殷实人家外,轻扣门扉。 门口一棵祖槐,据说有相士路过,指着蓬蓬如车盖的槐树道:“此间必有贤者出。” 贤人周子修仰头望向那愈发茂密的树冠,阳光稍稍灼眼。 妇人打开门,揉揉眼睛,好让已有昏花的眼睛清楚些。 年轻人拉起母亲的手,转头笑道:“妈,我回来了。” 饭菜很丰盛,席间贤人讲述书院的一些趣事,妇人便念叨着邻里间的有趣琐事,偶尔掐掐儿子的脸蛋,念叨着“瘦了瘦了,莫要节俭,...


第五年

天地茫茫,唯一读书人腰悬斩勘,身披鲜红法袍,以六步走桩不断收束拳意。 千百文字跟在他身后,文字小人各有形貌,脾性各异,若非陈平安有意约束,如那忠、佞,善、恶,简直要伙同好友,成群结队扭打一起。此时旗帜鲜明地分为两队,为首文字小人鼓囊着腮帮子,对另一方不屑一顾。 又有书中出现最多的实字“陈凭案”,在宁姚率领下统合小镇文字,成为最大的非官方势力。 陈平安停下脚步,笼中雀、井底月凝为小天地,将所有文字庇...


长城犹在

妖族转瞬而至,扶摇洲海面,海潮崩摧,百万妖族以万人为一军分批登岸,临近海岸时各现出庞大本相。 獠牙毕现,目光凶厉如陷癫狂。 如能第一个登上一洲土地,战功与斩杀仙人境修士等同,对本就要死的“炮灰”来说,这是无比的激励。 扶摇洲海岸上,修士术法如暴雨骤下,第一批登岸妖族瞬间覆灭。 天空遍布万里雷雨,千里海面爆起,化为接连天地的大雨,又被双方术法化为浓密的蒸气,随罡风化成大雾去往北方。 术法对决激烈处,...


天下第一

曹慈立在崖畔,一身黑衣在海风中翻飞。 视线极远处,天幕坍塌,妖族如蚁群,便有大妖以水法阻隔海水,由搬山妖族堆积山岳,再由剑修出剑削平路面。 如一线潮水携势而至。 海潮咆哮起来,被扶摇洲大修士伸手抚平。 有惶急的海鸥乘着海风成群结队飞抵,此时风平浪静,在空中扑翅徘徊不知何去。 扶摇洲大乱中破境的剑仙风流出剑,却是以海鸥所在空域为剑,一剑去,已是数百里外。 曹慈笑了笑,他不喜饮酒,此时却想如师傅一般...


白纸画卷

中土神洲,邵元王朝,一耄耋老翁佝偻背脊,缓行街上。 偶尔驻足,观老妪买菜,斤斤计较于毫厘菜价,与菜农从过往菜价说到菜品高低又说到自身人脉,两人言语却是客客气气,其中意都在话外,然后一个大嗓门地提菜而走,一个叹气一声,暗地里骂骂咧咧。 老人走走停停,右手悬在左手上方,咧着嘴,下齿缺了一颗门牙,每次驻足,便要以右手敲击左掌一次,似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和事。 可实际上,皆是些稚子买糖、街头杂耍、妇人携...


我心悠悠,我心何求

中土神洲,邵元王朝,一耄耋老翁佝偻背脊,缓行街上。 偶尔驻足,观老妪买菜,斤斤计较于毫厘菜价,与菜农从过往菜价说到菜品高低又说到自身人脉,两人言语却是客客气气,其中意都在话外,然后一个大嗓门地提菜而走,一个叹气一声,暗地里骂骂咧咧。 老人走走停停,右手悬在左手上方,咧着嘴,下齿缺了一颗门牙,每次驻足,便要以右手敲击左掌一次,似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和事。 可实际上,皆是些稚子买糖、街头杂耍、妇人携...


证道之机

北俱芦洲,气象流转不停,一洲之内,时而天降骤雨,时而雪花飘零。一洲气运呼啸,奔驰去往东南方。 鬼蜮谷中,高承走出京观城,白骨生肉,重着战甲,相貌平平,鬼卒皆在城内驻守。 于是城外,只有高承披甲前行,时间改变了这处天地,唯有这个小卒,以最平常的姿态仰望南方天幕,在等着什么人。 仿佛站立了已有千年。 不知何时,一两鬓斑白的老者已在天幕,身侧立着一位身已为鬼的儒家子弟。 高承一挑眉峰,蓦然从无名小卒恢...


读书人,剑客,武夫

剑气长城,来自蛮荒各处的妖族大军在此汇聚,经倒悬山原址沿已开辟的陆路赶赴三洲战场。 大军所到之处,山根水运尽皆改变,蛮荒浩然气运交织在一起,逐渐化去那份天地压制。 断口处,一袭鲜红袍子突兀从天而降,腰悬斩勘,双拳拳势崩山裂石。 然而下方妖族大军并无慌乱,若非军令严明,面容粗犷,身形肥壮的妖众倒不介意留步看看,看昔日隐官如今可怜如狗,倒也是可以饮酒的趣事。 一条可怜的,却也值得他们妖族敬重的,疯狗。...


若愚说剑(686)

【举头疑是长安月,倏忽已是他乡人。】 本章的两个围绕点: 浩然天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裴钱 - 推己及人及势的成长 说剑内容: 【情节复盘】、【典故汇析】、【剑来节奏】 【情节复盘】 [米裕离乡] 长城苦凉地,浩然繁华乡。 两地反差之大,难免让人有如隔世。 “神仙何处,烧丹傍井,试墨临池。荷花十里,清风鉴水,明月天衣。” “高崖重楼,仙家馆阁,鳞次栉比。凭栏远望,奇松怪柏,几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