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章评(684章 天上月)

剑气长城破,宁陈天地别。引一首秦观的《鹊桥仙》,自己写一首《沁园春.剑气长城》,为天上月压卷。第一章【盖棺定论】「杀妖」682章章评建议杀妖略写,一气呵成完成缝衣和承载大妖真名,这一章写的够干脆利落。陈平安依仗笼中雀小天地的神通,打杀元婴境妖族剑修。上五境大妖之中,主要凭借自身实力对付梦婆和清秋,其余依靠霜降以鸠仙手段代为出手相帮。「霜降」“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岁除。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


一些疑问

先说个人直觉,这一章最后一节是总管在写剑仙离去这一主旨后兴之所至,直接跳跃到了老大剑仙的最后一刻。 这种感觉不让人喜欢,复盘下这一跃进过程略去的应写情节: 五元婴五大妖搏杀之战 龙君之死 缝衣完成过程 岳青、米祜、愁苗等掩护撤退 宁姚出剑(小镇险为陈平安祭剑,此刻更应) 长城有意叛变剑修如何处置(隐官名册) 可写细节之处: 霜降避过岁除宫众人探查的方式 捻芯、长命去处 陈熙、纳兰烧苇之死...


第684章 天上月 守城人

第684章 天上月 守城人 剑气长城副本乍然收尾,着实意料之外,众人各有去处,而陈平安也如之前所说,守护破损的半截长城,画地为牢。 上章章评也提到三教圣人的陨落让剑气长城失去了除陈清都之外最大的倚仗,陈清都本没有选择举城死战,那么三教圣人死后,剑气长城迅速破掉,亦在情理之中了。 ✪真名压胜 从最终结尾的孤独黑影描写中,“好像整个人体魄,是由千万条细密黑线攒簇而成”,这也许就是真名加身最终...


第684章 天上月 阿狸解析

由于时间关系,阿狸长话短说,挑大家最不解部分,帮大家捋顺一下思路。 这章揭示了很多东西,一是天魔霜降的跟脚,天魔是岁除宫宫主霜降的心魔,是她心爱的女子,名为小草。只是岁除宫宫主霜降始终未能彻底斩除此心魔,而是以只是驱逐出青冥天下。而鹳雀客栈的几人来倒悬山的目的应该就是监视天魔,并找机会斩杀掉,以除宫主心魔。 二是陈清都借平安簪子...


第683章 何处不问剑 看点

第683章  何处不问剑  看点 本章篇幅均在剑气长城大战,又有数位人族强者陨落,壮怀激烈! 身为剑修,何处不问剑? 身为人族,埋骨之地岂非我故乡? ✪三教坐镇圣人 之前提过,三次金色大河之后,三教圣人的大道就会受损,巅峰不再。再者,蛮荒的谋划也是要耗尽三教圣人的性命来保证后期攻城战的顺利。     所以佛道家两位圣人陨落,就在既定的谋略之中。只说人这方面,三教圣人的陨落表示剑气长城除开陈清都...


生死簿(第二版)

说明: 这次增加了一些漏掉的人名,对于境界,排名等比较容易引起争论的地方,这张表只代表了个人理解。 备注: 1.巅峰十人以下,按境界高低排名。 2.相同境界战力高低,参照物不多,比较随意。 3.二掌柜陈平安高居本表倒数第二位,乃洞府境第一人,恭喜。 4.个别没有人名,飞剑名的人员未加入本表,其中包括一对地仙眷侣(画龙点睛)。 5.宁连云这个名字应该是误写,应为姚冲道,所以未列入。


且再聊聊

1.对网文“团队化创作”的看法 团队创作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九州的系列作品背后是团队集体的“设定”、“校正”,如书友举例的漫威,在“纲领”确定后,故事主线便得以维持,一部作品的“下限”便能保证(文采决定上限),而在漫威那类成熟的创作——孵化——运营团队中,保证下限便已足够。 另外“团队创作”并非“一人一段、一人一篇”,这样可行,但效率低而后期整合的工作量大。 团队创作的基础是将创作流程系统化,...


第****章 笑分生死

第*****章 笑分生死 牢狱那边,捻芯沉心缝衣,一笔一划,皆是雕磨。 无法自拔。 对捻芯来说,经历之前数次出刀刻字,出针缝衣,越发有信心,再者如今隐官大人大发神威,缝衣人每次都提前守在牢狱门口,左手刀,右手针,巧目盼兮。 陪同等候的化外天魔霜降时时压制杀意,当然是怕没杀死缝衣人,先把自己恶心死的原因。 可以不停的出针出刀,地方倒不那么刻意去求了。 ***,对陈平安来说,名副其实。 ...


若愚续写.三地三战

长城战场,万丈法相携月而下。 这个曾要问剑陈清都的老人,最后一击却是携着破碎月轮,砸向蛮荒的百万大军。 千里方圆皆为一轮大月笼罩。 六大王座仰止、绯妃、金甲大妖、棍棒大妖、白莹、青花群起抵挡。 已化为剑意的老人意气风发,如回到了当年孤身斩大妖的战场。 所伴之物,唯有一柄“一丈高”,数次死战,未曾屈了董家威名。 只是那董观瀑,本该成为下一个他。 也罢,便让爷爷为你多杀一二。 老人须发皆白,从容赴死...


书生剑气

陈平安佝偻着脊背,抬起白骨裸露的右臂,朝小天地外的大天地,比出一个中指。 而随着他慢慢挺身而立,牢狱中响起清晰的骨骼咔嚓声,心脏如擂战鼓。 血肉模糊的年轻人,在蛮荒大道压胜下,终是缓缓站直了。 分明已失去意识的年轻人在做完那个手势后却是敛袖作揖,面朝远方,唇有笑意。 “平安恭送齐先生。” 随即气势再变,摆出一个浑厚古朴的拳架,若农夫醉酒,自然而然,可拳意之大,却是筋骨山岳铺展,...